曲染澄

相聚取暖,终有离散。

【EB】My daddies are liars 我的爸爸们是骗子

有刀片嫌疑,慎入。

父亲节快乐。


My daddies are liars
我的爸爸们是骗子。

I have two daddies.
我有两个爸爸。
They are the sweetest parents in the world.
他们是世界上最甜蜜的伴侣。(Jane阿姨和Benji叔叔说的!Benji叔叔抱紧他的电笔说他的眼睛甚至受到了伤害)
They are the most handsome,the smartest,the most clever,the kindest!
他们是世界上最英俊、最聪明、最睿智、最善良的人!
They never forget to buy me ice-creams after school.
他们还会给我买好吃的冰淇凌!(虽然有的时候William粑粑会板着脸告诉我小孩子吃太多甜食会长蛀牙,这时Ethan爸比一定会笑眯眯的把我最喜欢的草莓味递给我,然后偷偷塞给William粑粑一盒草莓味甜甜圈。)

Both of them are my Superhero!
他们是我的超级英雄!(William粑粑会辅导我做作业,而Ethan爸比教我做漂亮的烟花!尽管William总是警告Ethan不准教我做炸弹???)
One of my daddies wants me to do well at school,
Even if the other one wants me to play well.
粑粑希望我在学校能好好学习,爸比却希望我开心就好,嘿嘿嘿……(所以我唯一一张不及格的试卷还是Ethan签的)
Daddies are just great,but……
爸爸们真的很好,
但是……
They lie.
他们对我说谎了。

They lie about having an easy job.
他们骗我说他们的工作很轻松。(事实上William粑粑总是熬夜偶尔甚至通宵,而Ethan爸比虽然总是清闲,却总是突然消失然后一两个月后贴着OK绷出现在校门口,接我回家、还给我带回来很多从没见过的小礼物。)
They lie that they are never tired.
他们骗我说他们从来不会累。(一直怀疑William可以在任何地方睡着,甚至有一次站着就打起了呼——结果当然是被Ethan抱回床上睡啦,这在粑粑清醒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They lie that they are always happy.
他们骗我说他们总是很开心。
They lie that we have everything.
他们骗我说我们家什么都不缺。

They lie that we will be together, forever.
他们骗我说,我们能永远永远,在一起。


They lie because of me.
我知道他们是因为爱我才欺骗我。

I will forgive you,
所以我会原谅你们,
if you come back.
只要你们能回家。

I can wait.
我能等,尽管所有人让我放弃。

I love you, daddies.
我爱你们,爸爸们。



脑洞来自微博 https://m.weibo.cn/1740577714/4120080759487498,我爸爸是个骗子,看了之后很难过。

POI里,四叔送走可爱的宝宝然后问宅总想不想过普通人生活。
大概幸福有时候就是柴米油盐,比如有自己的孩子。
偶尔也希望EB也可以获得平静。

想想还是看命。

突然想看狼队的一个梗

想看老狼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对着着小队的眼镜看,一开始看到的只有一片红色,然后慢慢自己幻想着看见射射的眼睛看着自己……

好想看画手画出来啊……虽然是把刀OTZ

占tag抱歉~
出一本卡鸣日漫,出完就删~

【EB】蔚海碧森 (2)

有OOC的话都是我的错OTZ,临考试发一下~


2.

Ethan木然的转了转干涩的眼珠,火辣辣的痛感变得越来越明晰了。

他不敢闭眼,不光是因为自己的手上沾染了队友的血。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了黑夜中那张还算舒适的床,又是怎么推开Brandt家的房门,狂奔在大雨初歇纽约又湿又冷的街头。
他必须要走,任务还没有结束,他这样突然又无理由的叫Brandt出来见面不知道要违反多少条例,又会增加多少暴露的危险。Ethan咬住微凉的下唇,心中多少对自己一时间理智的败北而恼怒。
同时浮现脑海的是Brandt眉头紧皱、近乎凶神恶煞的脸。
大概是真生气了。
是因为自己无视规矩贸然行事,还是……因为那句下意识的、糟糕至极的告白?


Ethan裹紧湿透的大衣,冷风吹得他头痛欲裂,索性不再去想。



一个月后,任务顺利完成。

归队、递交任务报告、休假,之后的一切正常得不可思议。
那一晚的事Ethan没有在报告里提及,而Brandt也心领意会的不置一词。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懒洋洋的斜倚在等候室的皮椅上,这已经是本月第5次被红着脸的小姑娘告知首席参谋请假不在了,于是他咧嘴一笑仿佛丝毫没有看破谎言,满脸真挚的告诉对方自己待会儿就走。在五十米的高空看着纽约街头来往飞驰的车流让Ethan罕见的有些困倦,他抻了个懒腰不动声色地换了个姿势继续打坐,一低头看见此时阳光透过落地窗正正好好的抵在他的鞋尖前。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Ethan竟努力的伸了伸腿,也不怎么艰难的前进一点点。
就像只黑猫慵懒的趴在地上乘凉,又忍不住好奇伸出爪子想要抓住那一小撮日光。


自己又什么时候对Brandt产生强烈好奇心的呢?

是在面对敌人这位一向小心翼翼的文职展现出高超格斗水平,还是在高塔外对方不要命一样死死抓住自己的脚踝?又或者是更早,他们互相在莫斯科冰冷的河水里躲过弹雨将对方拉出来?

Ethan眯着眼睛想,仿佛还能听见吉普车里Brandt如释重负的沙哑笑声。
明明他们做的是随时可能丧命的勾当。

他的胸口像是塞满了曝晒下沙土,翻涌着的滚烫渴望掩盖了一瞬间的不安。




他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男人倒在地上,呼吸沉重又急促。
被染红的茶金色头发、失去神采的海蓝色眼眸。
“Ethan.”男人泛白的唇瓣轻轻呢喃着。
“Ethan……”

Ethan!

张皇失措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Brandt担忧的神色。
Ethan定了定神,冷汗溻得他心里难受。

“做噩梦了?”Brandt这会儿倒是神闲气定,慢悠悠的从兜里递给Ethan一块手帕,“你怎么睡在这了?”
Ethan没有戳破对方的明知故问,笑吟吟的接过手帕擦汗:“我就坐一会,不小心睡着了。”

熟悉IMF的人无不对他眼前这位首席参谋赞不绝口或是咬牙切齿。作为合作伙伴极为精明能干,作为敌对势力也足够令人忌惮三分,简单来说是个心思缜密,扮猪吃老虎的狠角色。
不过在Ethan眼里,Brandt有时又是个太好懂的人。
比如,直觉告诉他对方简直过于镇定了的时候,那Brandt就一定是在掩饰什么。

“你下班了没,”Ethan迅速的瞄了一眼手表,快九点了,不等对方回答便抓住对方的手腕往外走,“我请你吃饭。”

“Ethan,”Brandt一脸无奈的看着他,像在随意应付一个任性的孩子,“我还要加班的。”

“不想和我谈谈吗?”Ethan默默的松开手,对方轻描淡写的语气还是让他有些失望,“我以为你不想躲我了。”

“我为什么要躲?”好像很讶异于他的话,Brandt眉头微皱。
“我能理解的,当时你只是不安,而我是你唯一安全的联系人罢了。”

“'安全'的联系人?”Ethan挑了挑眉毛,“你心里很清楚,当天如果有人跟踪我,不光你和我,整个计划就完蛋了。”
“那么我请问你,首席参谋先生,你有理智的评判这次任务吗?我的状态真的还可以继续承担这样的任务吗?你为什么在行动总结里只字未提我的过失?”
Ethan顿了顿,最终还是选择问出了口。
“你能理解的,还包括我强吻了你然后告诉你我爱你?”

“你他妈的有病啊!”Brandt猛的抬头怒视Ethan。

Ethan不吭声,只是直直地盯着Brandt。整个屋子里静得诡异,他甚至能听见对方起伏的呼吸。

“可是事实是任务没有出现问题!我们都是安全的,Ethan。”
许是觉得自己态度太冷硬,首席参谋叹了口气,又好像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天晚上也是一样,过程无关紧要,因为结局不会改变,任务会被完成,工作还要继续,”Brandt轻笑着,被冷白色的灯光映出一点惨淡,“我也成不了你的什么人。”



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默契的一言不发。

无论是突如其来的沉默还是Ethan低垂的眼帘都让Brandt如坐针毡。
他想逃离。

“好好休息吧,有新的任务我会通知你。”

转身刚要迈开步子,Ethan在后面喊了一声。

“Will.”

Brandt没敢回头,处理感情向来不是他的长项,这个世界,也根本没有什么两全之法。

有种预感从心底蓦然升起。
他很清楚现在应该马上抬腿走人,或是阻止Ethan可能要说的话——
可是最后他什么也没做。

“你知道那天晚上为什么给你打了电话吗?”Ethan的声音很轻,听不出喜怒。

“因为只要我一闭上眼,看见的就是你,惨死在我枪下。”

“只有看见你活生生的站在我眼前,我才能确信那些都是我的幻觉。”

“我想要拥抱你,想要亲吻你,想要……”
“想要让你知道,我爱你。”男人深吸一口气,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情感,又暗含着孤注一掷的偏执。

“所以哪怕你不想接受、不想承认,也不要躲着不见我,可以吗?”


-tbc-

考试的前一天,竟过分想念了。

【EBrandt】CP问卷调查

快考试啦,发点甜饼攒RP!
Ethan/Brandt
问卷调查

1.吵架的时候先动手
答:Brandt
备注:首席参谋大人难得的暴躁……
2.吵架之后先道歉的一方
答:Ethan
备注:E:不是情话满分怎么当IMF的当家特工!
Benji:(嘀咕)可不是不然都不让你上床啊……(唔唔……竟然威胁评委!
3.吵架很强
答:这个……感觉不分伯仲。
备注:Jane:这个……全系列百分之九十(都说少了)的吵架都和这两个家伙相关吧……
4.会向对方撒娇
答:勉为其难填上Ethan吧……
备注:Benji:队长啊你不能怪我……反正我是实在想不出Brandt的卖萌脸。
E:犯规啊!那眼神明明分分钟都在向我卖萌(腹诽)
【丝毫没有留意到身后Brandt的杀人脸】
5.对美食感兴趣
答:BrandtBrandtBrandt!!!
备注:Benji:头儿你不用兴奋的打这么多次吧……【明明是众所周知的事……
Brandt:我看他可以兴奋的被打几次【正经脸
6.会做饭
答:都会。
备注:Brandt:做饭谁不会啊。
Ethan:问题是好不好吃……
【之后连着三个月都是Brandt做的早餐……
7.谁先睡觉
答:Brandt
备注:Ethan:除了偶尔熬夜加班,这是个作息规律到让人抓狂的家伙。
Brandt:就是作息不规律也是你搞得好不好。
Ethan:那也是你先累到睡的!
8.谁先起床
答:Brandt
备注:Ethan:刚刚都说过啦,作息超规律的。
Benji:不规律的时候就意味着要请假了……(附带效果部长一整天的碎碎念)
9.恋爱经验丰富
答:Ethan
备注:Benji:睡遍全世界的特工啊……
Jane:其实再努力一下都可以睡遍银河系的。
Ethan:……
Bands:下次勾阔佬的任务力荐Ethan
10.人气很高
答:Ethan
备注:Benji:男女通吃老少咸宜啊!
Jane:你是太不了解Brandt在男性间受欢迎程度……上周我还听说外勤的xxx给Brandt递了情书在任务报告里……
Ethan:你们在嘀咕啥?
Jane:没啥(正色),人家任务报告写的比你好太多。
11.能很快察觉到对方的变化
答:两个人都是细节控好伐……
备注:Jane:典型的察觉得了别人开脱不了自己。
12.不在乎金钱
答:Ethan
备注:Jane:大概是外勤汉子的通病……今天撞宝马明天拆导弹。看隔壁某数字特工把他家字母内勤愁的,为小可爱的发际线捏把汗。
Benji:Brandt不在乎金钱完全是考身边的败家特工磨练的。
13.沉重的爱
答:没有。
备注:Jane:这个答案是这两个人一致认定的,我们是跟风。
Benji:虽然特工这个职业活了今天没明天的,但是你看看他们两个!办公室恋情啊!欢迎来到IMF,每天直播撒狗粮!
Brandt:都在一起了还有毛沉重的爱啊!Pass!
14.有着痛苦/悲伤的过去
答:都有。
备注:Benji:这个问题根本不用问吧!看看我们老大在首席参谋没出场前:被上司兼老师背叛,被恋人背叛,被同事背叛……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好不好?Brandt嘛……悲剧在于他和Ethan沾边了……
Ethan:(笑)Benji,看你精神很好啊明天和我一起训练吧。
15.话痨
答:Brandt!
备注:Benji:IMF公认
Jane:我能说我觉得另一位也很痨吗……【详情参见碟四简姐勾阔佬
16.会驾驶
答:都会
备注:局长:外勤不会驾驶是不能毕业的。
会驾驶故意往下面跳也是不可以的!
17.字很漂亮
答:Brandt
备注:Ethan:抗议!Brandt是说我画的潦草!又不是字写的难看!
Brandt:抗议无效!否则下次自己写任务报告!
18.会为了保护对方牺牲自己
答:会的。
备注:不需要理由。

收到啦!万分感谢@松露 
撞角好心疼嘤嘤嘤……

[EB]蔚海碧森

  本来在给鬼鬼写小甜饼,不小心另开了个中长篇……为啥写不知道,能写多少不知道,写多长时间不知道,总之就是啥也不造的产物……极可能是坑,慎入。


蔚海碧森(1)

 


 

  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雨水气息,Brandt的脑回路像执着的导盲犬,凭着直觉不及犹豫的引向Ethan。

 

  肯定忘了带伞。

  惯得他,Brandt想,不带伞活该被雨浇。

 

  最可恶的是害得自己也被大雨浇了个通透,可惜了那套量身定制的阿玛尼。这账要是不算在那败家的特工身上他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生机勃勃足以燎原的肝火。

 

  只可惜当下四处无人,他就是来个喷火表演都没人搭理,唯有飞湍坠落的雨滴争先恐后地拍打着玻璃,却因为隔音设计得格外的好,不仔细根本不见声,哑然间一点点按捺下躁动的心绪。

 

  玻璃上迅速扩大的水渍刺激着感官驱使着大脑自动配音。

 

  “啪、啪”

  “啪嗒……”

 

  Brandt喜欢滂沱大雨的副产物。

  空无一人的办公楼和淅沥的落雨声有助于让他的思路清晰。

  可惜那回没等清晰几分钟,空旷的办公室突兀的响起震动声——

  是从他西服里怀传出的。

 

  那是他的私人电话,里面的联系人加起来一只手都数得清。

 

  电话另一端见缝插针的传来雨声。

 

 这空隙让他心里猛的一揪,25℃标准室温的办公室俨然生出一股寒气。 

  “Ethan?”

 

  也怪不得Brandt惊慌失措,本应该在执行卧底任务的特工在雨夜里用公用电话节奏紧张地给了自己一个地址,并以一句“现在。”结束了通话。

 

  Damn you,Ethan.

  四月份的纽约时雪时雨,Brandt却像是失了心魄般在夜幕下狂奔,他尝试着打给对方可是回复他的只有冰冷的机械音。

  他的左手死死攥住与Ethan最后通过话的手机,感觉刺骨至极。

 

  一定不要有事,一定不会有事。

  这感觉不陌生,三年前在Croatia,他一辈子也忘不掉。

 

  Brandt不记得他在那场大雨中跑了多久、是怎么到达约定地点的,他几乎睁不开眼睛,雨水顺着头皮流进眼眶,一开始还有些酸涩,慢慢变得麻木。

 

  直到他带着空白的大脑和满身雨水一头撞进一个潮湿坚硬的怀抱。

 

  首席参谋终于开始感觉到冷。

  对方满身的狼狈让他连因剧烈运动而紊乱的呼吸都猛地一滞,他下意识地怀疑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总是嬉皮笑脸,不按套路出牌的男人。

  于是他挣扎着脱离对方的禁锢,狠狠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和软啪啪的额发,再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Ethan那张英俊的脸上血色全无。

 

  “受伤了没有?”他听见自己内心嗓音沙哑得厉害。

  不需要思考,Brandt直截了当拉开Ethan湿漉漉的长风衣,小巷子里没有路灯,他只能迅速地用手掌掠过Ethan的上身,谢天谢地,没有感觉到异样的温热。

  可是他又闻得到Ethan身上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像是肺子里卡住了一颗小石子,不上不下地憋得他难受。

  “Ethan,发生了什么?”没由来的恼怒揉皱了他的眉头,首席参谋资料库一般的大脑中也许有一百万句脏话四处游荡,可对着这张惨白的脸他却一句也吐不出。

 

  Ethan凝视Brandt的空洞眼神终于被注入了一丝活气,苍绿色眼眸像是幽暗的森林,在街影和夜色重叠的漆黑里,猛地向他扑来。

 

  四周寂静万分,Brandt听不见雨声了,无论是脑海幻化的滴答作响的还是真切地砸在他耳畔的。

  冰凉柔软的物体狠狠地按在他的嘴唇上让他没来得及再发出一点声音就惊呆在原地,而后对方温热的气息在自己齿间流连。英俊的眉眼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

 

  Ethan吻了他。

  Brandt闭上眼睛,对方几天没打理的下巴上冒出的胡茬扎得他又痒又疼。

 

 

  舌头终于恢复自由的时候,他听得分明。

 

 

  我爱你,Ethan说。

 

 

  第二天行动组才收到报告,他们派出的两个卧底特工中有一个暴露,并且死在了队友的枪下。

 

 

  那一夜还是以他狠狠踢了Ethan一脚、把他拉回自己家洗了个热水澡并且骂骂咧咧把之前脑海中憋的一百万个骂街词汇悉数吐出作为收场。自己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没命跑,心里七上八下短短几分钟魂差点吓掉了一半,结果发现对方就只是为了看自己一眼,什么事也没有好好的站在那儿等你然后还跟你表个白。一个有卧底任务的特工怎么能如此草率大意,就算Ethan没有尾巴,怎么就能信任他还有余力注意尾随者?换了谁也会气昏头。

  或者自己是因为措手不及,才迁怒于Ethan.

 

 

  一夜未眠。

 

  凌晨他听见Ethan离开。

 

  然后开始愧疚。

 

 

  自打那以后Brandt就尽量绕着Ethan走,就算自己不小心碰了面,他也会用正常得不能更正常的表情面对Ethan旁敲侧击的暗示。

 

  他真是极少这样怕一个人,现在Ethan算一个。

 

  他们之间已经变了样,那天晚上,在那个漆黑的小巷里,他们会见了彼此的脆弱。


感动哭

给你看我的小心心啊:

五次他们亲亲抱抱,一次……😘

(自己去想……

说来你可能不信,是app先动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