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EB】蔚海碧森 (2)

有OOC的话都是我的错OTZ,临考试发一下~


2.

Ethan木然的转了转干涩的眼珠,火辣辣的痛感变得越来越明晰了。

他不敢闭眼,不光是因为自己的手上沾染了队友的血。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了黑夜中那张还算舒适的床,又是怎么推开Brandt家的房门,狂奔在大雨初歇纽约又湿又冷的街头。
他必须要走,任务还没有结束,他这样突然又无理由的叫Brandt出来见面不知道要违反多少条例,又会增加多少暴露的危险。Ethan咬住微凉的下唇,心中多少对自己一时间理智的败北而恼怒。
同时浮现脑海的是Brandt眉头紧皱、近乎凶神恶煞的脸。
大概是真生气了。
是因为自己无视规矩贸然行事,还是……因为那句下意识的、糟糕至极的告白?


Ethan裹紧湿透的大衣,冷风吹得他头痛欲裂,索性不再去想。



一个月后,任务顺利完成。

归队、递交任务报告、休假,之后的一切正常得不可思议。
那一晚的事Ethan没有在报告里提及,而Brandt也心领意会的不置一词。

但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懒洋洋的斜倚在等候室的皮椅上,这已经是本月第5次被红着脸的小姑娘告知首席参谋请假不在了,于是他咧嘴一笑仿佛丝毫没有看破谎言,满脸真挚的告诉对方自己待会儿就走。在五十米的高空看着纽约街头来往飞驰的车流让Ethan罕见的有些困倦,他抻了个懒腰不动声色地换了个姿势继续打坐,一低头看见此时阳光透过落地窗正正好好的抵在他的鞋尖前。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Ethan竟努力的伸了伸腿,也不怎么艰难的前进一点点。
就像只黑猫慵懒的趴在地上乘凉,又忍不住好奇伸出爪子想要抓住那一小撮日光。


自己又什么时候对Brandt产生强烈好奇心的呢?

是在面对敌人这位一向小心翼翼的文职展现出高超格斗水平,还是在高塔外对方不要命一样死死抓住自己的脚踝?又或者是更早,他们互相在莫斯科冰冷的河水里躲过弹雨将对方拉出来?

Ethan眯着眼睛想,仿佛还能听见吉普车里Brandt如释重负的沙哑笑声。
明明他们做的是随时可能丧命的勾当。

他的胸口像是塞满了曝晒下沙土,翻涌着的滚烫渴望掩盖了一瞬间的不安。




他看见一个浑身是血男人倒在地上,呼吸沉重又急促。
被染红的茶金色头发、失去神采的海蓝色眼眸。
“Ethan.”男人泛白的唇瓣轻轻呢喃着。
“Ethan……”

Ethan!

张皇失措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Brandt担忧的神色。
Ethan定了定神,冷汗溻得他心里难受。

“做噩梦了?”Brandt这会儿倒是神闲气定,慢悠悠的从兜里递给Ethan一块手帕,“你怎么睡在这了?”
Ethan没有戳破对方的明知故问,笑吟吟的接过手帕擦汗:“我就坐一会,不小心睡着了。”

熟悉IMF的人无不对他眼前这位首席参谋赞不绝口或是咬牙切齿。作为合作伙伴极为精明能干,作为敌对势力也足够令人忌惮三分,简单来说是个心思缜密,扮猪吃老虎的狠角色。
不过在Ethan眼里,Brandt有时又是个太好懂的人。
比如,直觉告诉他对方简直过于镇定了的时候,那Brandt就一定是在掩饰什么。

“你下班了没,”Ethan迅速的瞄了一眼手表,快九点了,不等对方回答便抓住对方的手腕往外走,“我请你吃饭。”

“Ethan,”Brandt一脸无奈的看着他,像在随意应付一个任性的孩子,“我还要加班的。”

“不想和我谈谈吗?”Ethan默默的松开手,对方轻描淡写的语气还是让他有些失望,“我以为你不想躲我了。”

“我为什么要躲?”好像很讶异于他的话,Brandt眉头微皱。
“我能理解的,当时你只是不安,而我是你唯一安全的联系人罢了。”

“'安全'的联系人?”Ethan挑了挑眉毛,“你心里很清楚,当天如果有人跟踪我,不光你和我,整个计划就完蛋了。”
“那么我请问你,首席参谋先生,你有理智的评判这次任务吗?我的状态真的还可以继续承担这样的任务吗?你为什么在行动总结里只字未提我的过失?”
Ethan顿了顿,最终还是选择问出了口。
“你能理解的,还包括我强吻了你然后告诉你我爱你?”

“你他妈的有病啊!”Brandt猛的抬头怒视Ethan。

Ethan不吭声,只是直直地盯着Brandt。整个屋子里静得诡异,他甚至能听见对方起伏的呼吸。

“可是事实是任务没有出现问题!我们都是安全的,Ethan。”
许是觉得自己态度太冷硬,首席参谋叹了口气,又好像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天晚上也是一样,过程无关紧要,因为结局不会改变,任务会被完成,工作还要继续,”Brandt轻笑着,被冷白色的灯光映出一点惨淡,“我也成不了你的什么人。”



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默契的一言不发。

无论是突如其来的沉默还是Ethan低垂的眼帘都让Brandt如坐针毡。
他想逃离。

“好好休息吧,有新的任务我会通知你。”

转身刚要迈开步子,Ethan在后面喊了一声。

“Will.”

Brandt没敢回头,处理感情向来不是他的长项,这个世界,也根本没有什么两全之法。

有种预感从心底蓦然升起。
他很清楚现在应该马上抬腿走人,或是阻止Ethan可能要说的话——
可是最后他什么也没做。

“你知道那天晚上为什么给你打了电话吗?”Ethan的声音很轻,听不出喜怒。

“因为只要我一闭上眼,看见的就是你,惨死在我枪下。”

“只有看见你活生生的站在我眼前,我才能确信那些都是我的幻觉。”

“我想要拥抱你,想要亲吻你,想要……”
“想要让你知道,我爱你。”男人深吸一口气,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情感,又暗含着孤注一掷的偏执。

“所以哪怕你不想接受、不想承认,也不要躲着不见我,可以吗?”


-tbc-

评论(10)

热度(17)

  1. 吾漆甚美一抹茶色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hanBrandt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