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楼台】不如归去

不如归去

 

 

注:查了一下伪装者原著,20年前明台母亲出车祸时明台不到3岁,明楼10岁。

文中设定回忆部分明楼13岁左右,明台6岁。

努力争取原著向,如有OOC全是我的锅。

 

 

    明家大少爷抠门,众所周知。

 

    倒不是说明楼多么爱财如命,他要是真疯狂敛财,别说经济司财经顾问的位置坐不坐得住,大姐早就挥着藤条把他赶出家门了。

 

    明长官是出了名的节俭、在自己的生活上从不乱花一分钱。别看每天出门他身上的行头价值不菲,实际上都是阿诚帮他置办的——走的大姐的账。

 

 

    明镜:看看你!我们明家是不是明天就要破产了,成天就穿那么一件黑大衣像个老头子一样!你这个未老先衰样子哪个漂亮的世家女孩子愿意嫁到我明家来啊!阿诚!你这个秘书怎么当的!明天就给我拉着你大哥去商场blablabla……

 

    明楼:……是,大姐。

 

 

    看着明诚在一旁帮自己整理那些花里胡哨的“蟒皮”,明楼又皱起了眉头。

    他的衣柜都放不下了。

 

    “您啊,是越有钱越抠门儿!”

    明诚拿着洗好的衣物,一边给明大长官收拾着,一边不忘挖苦两句。

怕什么,反正他拿着大姐的尚方宝剑呢。

 

    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明楼这个德行只不过是在他这个身价的人里显得节俭些,也就在家里被轮番嘲讽一下,可自从大家知道明秘书在外应酬、迎来送往,明长官居然没花过一分钱的戏码之后,就连整个新政府办公厅都知道他们的明楼明大长官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了。

 

    哼!蟒大大不高兴了,随即宣布:今后明台的零花钱缩水一半!

 

    明台式委屈——掀桌:我又怎么惹到你了!

 

 

    别说,小明还真的跟你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明家确实曾濒临破产,可有明镜撑着,即便多了两张嘴也没让弟弟们缺吃少穿过,零用钱也是有的,不过明台太小又贪玩,明镜为家族生意操劳常不在家,怕他养成花钱如流水的坏习惯,便让明楼替明台掌管零用钱。明台从小就知道怎么哄大姐开心,姐姐吩咐的,他自然不敢反驳,便免不了对明楼软磨硬泡。明楼每次刚开始也是横眉冷对,奈何明台委屈的一撅嘴,眼看泪花都要涌出来了,做哥哥的也没法不心疼。

 

    “好,好,买还不行吗!”只要不是太过分,明楼大多数时候只有举旗投降的份。

 

    当时明楼在读中学,因为家世好、举止又比同龄的孩子成熟不少,老师交待他什么事情也放心。适逢刚开学,明楼核对好了同学的书本费,便在书包里放好等第二天一早上交。

 

    作业早就写完了,明楼便在书房里练字、读书。明家家教甚严,每天临帖3张,读书10页是雷打不动的。

    写字的功夫,明家小少爷又轻手轻脚的探头进来。

 

    “贼头贼脑的干嘛呢!”明楼知道他家小弟那点心思,不客气道。

 

    “嘿嘿,哥,”明台这下也没有不好意思了,三两步蹦哒蹦哒到明楼身边,拽住大哥的袖子就不肯撒手,“哥~再给我点钱行吗?”

 

    练字讲究心态平稳,明楼也知道自己磨不过这小祖宗,便松口:“今天的作业都做好了没有?”

    难得见明台乖巧的一个劲儿点头,明楼也懒得追问明台要买什么,无非就是些新鲜的玩具呗,这小子三分钟热度,几天过了新鲜劲就又要买新的,他的玩具都快堆满屋子了。

 

    “自己拿去吧,别趁机乱翻。”

 

    明台早就兴奋的一溜烟跑没影了:“知道啦,反正我动什么都会被你发现……”

 

 

 

 

    翌日一早,明楼刚在教室坐稳便猛地想起这月大姐还不曾回家。

    而上个星期,自己带着明台去买些开学用的笔纸,没料到小少爷嚷嚷着要买衣服。

 

    光他自己买还不行,非要明楼也买件一模一样的。

 

    明楼一翻裤兜,钱也只够买一件的,便哄着明台说:“哥哥怎么能和你穿一样的呢?你不怕大哥和你穿一样的,到时候姐姐觉得你没有大哥穿着好看啊!”

 

    明台不认同的努了努嘴,却也没阻拦明楼结款,“大哥又不是别人。”

 

    “那姐姐更喜欢大哥也无所谓喽?”明楼忍着笑,好不容易能捉弄捉弄这小冤家。

 

    “大姐才不会呢!大姐永远最喜欢我!”

 

    “那大哥就没人疼了怎么办?”

 

    “胡说!”

 

 

 

 

    明楼点了点,果然少了三张纸钞。上月的钱花光了,这月的大姐还没有给,想来是明台错拿了。好在他发现的早,找了几个同学借了点也补上了。

 

    明楼明大少爷这辈子第一次借钱,好像也是最后一次。

 

    这小崽子,以后可不能对他心软由着他的性子花钱了,明楼想。

 

 

 

    晚上回家的时候,明楼见明台窝在沙发里睡着了,明诚在一旁给他盖被子。

 

    “今天跑太远了,估计小少爷是累的。”明诚知道他会问,便直接答了。

 

    “怎么回事,跑哪去了?”明楼有些生气,这小子又胡闹,大姐知道了就要数落他不好好督促弟弟读书了。

 

    阿诚拿出一个小小的木头坠子递给明楼:“小少爷给您的。”

 

    明楼一愣,没想到这小子是买来给自己的。

 

    拾起来一看,是个木头雕的小蛇,做工也算不上精细,木料也就是普通的桃木,放在市面上,不值几个钱。

 

    但是他倒觉得这蛇胖胖的,还挺可爱的。

 

    “小少爷还说,他把最喜欢的送给您,以后大姐最疼他,他最疼您。”

 

    哼,明楼腹诽,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喜欢蛇啊!

    然后默默地把坠子挂在脖子上,招呼着阿诚一起把小祖宗抬回卧室。

 

 

 

 

 

    大姐回家的时候感觉有点奇怪。

 

    明楼这孩子对明台是越来越严厉了,尤其是上回明台要买花灯,哭了三歇明楼都没答应。

    不对……怎么总觉得是明楼开始变得锱铢必较了?买个东西都比来比去的。

    明台呢?他跟阿诚差不多大,她本来给两个弟弟买了套一样的衣服,可明台又不知道犯了什么诨,抵死不肯穿。

 

    鸡飞狗跳的,明楼还在一旁偷笑,气的明镜想揍他。

 

 

 

    似乎是从此以后,明台评价他大哥都要气鼓鼓地加上吝啬的字眼。


    其实最后他的衣服大多数还是他大哥给买的,谁叫他薪水高!

 

 

 

    后来呢。

    后来明楼对自己还是很吝啬。

 

    他信守诺言,做回了自己。

    他回到了巴黎,在大学教书。

    他再也用不到珠光宝气,西装革履。

    他在河边盖了间小房子,就像阿诚曾经画的那幅《家园》一样。

 

    阿香说的对,大小姐和小少爷才不会来住呢!

    于是他把那幅画和他们埋在了一起。

    大姐说过:有我在,谁也别想离开这个家。

 

    晴天的时候跑跑步,阴天的时候读读书。

    再也没有人打扰他的清净了。

    再也没有人软硬兼施的问他要钱了。

    有时他都快忘了,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抠门呢?

 

 

    他说过,只要战争胜利了他能活着,就远离纷争,做回自己。

    他也说过,只要明台活着,就原谅他。

 

    明楼摸了摸垂在心口的木蛇。

    我不原谅你,他轻轻地说。

 

    你说过你要疼我的。

    所以我不原谅你。



-END-




萌楼台也挺久了,一个产出都没有就不好了。(虽然是把刀)因为感觉最后明台会死……大革命什么的……明楼要是一直潜伏军统还是有可能跑的掉……(就是跑掉了才更悲催哎!怎么能虐日月木娄这么可爱的小胖子啊!)

最后暗搓搓的问一句楼台啊蔺苏啊有没有群什么的……这CP是冷啊都没人唠唠脑洞。

评论(6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