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EB】清醒梦(1)

一坑不平一坑又挖……我也没想到我是这样的阿澄……

清醒梦 (1)

“Ethan?”

“Ethan……他出来了。”

好像是Jane在叫他,Ethan机械般的抬了抬头,随即好像听明白了似的唰地站起身,却忘了自己久坐于此,左腿一僵,狠狠跪倒在走廊冰冷坚硬的地砖上。
“咚”的一声听得旁人跟着膝上一痛。

可是Ethan却面无表情的站起来,也不顾多狼狈,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他要马上、立刻出现在他的参谋身边。


进不去重症监护室,隔着防弹玻璃,他的小参谋此时就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乱七八糟的管子,头上裹着厚重的绷带,乌青的黑眼圈在惨白的脸上更显得对方不衬年纪的苍老。

“是我错了。”Ethan张了张嘴,没想到嗓子竟哑到说不出一个字。

没关系,Brandt现在也听不见。
他狠狠清了清喉咙,却直接咳出一口血来。

Benji从没见过这样的Ethan,无论面对多么糟糕的处境,这个男人的眼睛永远是雪亮的。在他心里,如果有人能代表希望,那一定是Ethan。

可是这次他、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三个月后,Ethan递交了退役申请。

局长什么也没说,直接签字同意了。

Ethan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驱车到了医院。
今天Brandt出院。

“Ethan!你来啦!”Brandt兴奋地丢掉手中的绘本,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没心没肺的笑容。

他觉得这样欢欣鼓舞的Brandt真好看,哪怕是一个甜甜圈、一本书、一件新衣服,都能让他喜笑颜开。
那是他从没见过的开怀。

可这一点不William Brandt。

他的Brandt总是忧心忡忡,从不喜形于色。 他应该会跟他吵,会骂他羊闯狼窝,一意孤行。
Brandt是对的。

“头还晕吗?”Ethan怕他乱动,赶紧坐到他床边,一手稳住他的额头,“医生不是说了别乱动吗?”

Brandt就这样笑嘻嘻的对着他,后脑带着扎手的短发耍赖般直接往Ethan手掌一靠:“才不要听他的!他总让我做检查!每次检查我头都要痛死了!”

“乖。”Ethan轻轻地把人放在枕头上,神色是他自己都不曾想象的温柔。
“马上就带你回家。”




得知消息的人不少,敢来过问的人却不多。

“状况怎么样?”Luther也不废话,开门见山。

“还在恢复,”Ethan把Brandt的房门关好,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递给Luther,“医生的意思,他的大脑被重启了。”

“准确的说更像是重新装了一套系统,所以以前的记忆啊,习惯啊都抹掉了。”

“包括智商?”

“没错。”Ethan深深看了对方一眼,从口袋里摸出颗烟来点上。

“不可思议吧?我都不敢想象Will消失的这三天里,他们对他做了什么。”

“其实这已经算是不错了,他刚醒来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话也不会说,直直的盯着我眼睛里却什么感情都没有。不过两个多月他就恢复成这样已经可以说是飞速了,我还以为这辈子自己都要当他爹呢。”

Ethan干笑一声,呼出的白烟松松垮垮的下坠,转眼消散在指间。

“你不知道我有多满足。”
他举起装着白开水的马克杯碰了碰Luther的酒瓶,总算是扯开一个笑脸。

活着就好,他想要的不多,这个人能活着就好。
活着就好。
他愿意拿自己的一切去补偿。


Ethan知道Luther来是要劝自己不要退出,他想得清楚,IMF离开了他一样能运转,总是有人会去完成那些不可思议的任务,但是他的Will身边就只有他。
没什么可犹豫的吧。

“你想什么我都知道,我也懒得劝你。”Luther什么也没说,沉默的喝空了酒:“但是今后……你有打算了吗?”

“放心吧,暂时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直接监视我们。”男人眨眨眼睛,似乎毫不介意:“不然你以为我会让你在这里喝酒?”
“毕竟我们身份特殊,肯定要按照流程来。”

Luther神色凝重几分:“你不觉得奇怪吗?调查你们两个老弱病残居然这么兴师动众。”

怎么不奇怪?Ethan想,整件事就没有不奇怪的地方。
无论是Brandt的病症,还是上面对整个事件暧昧的反应。



“那家伙那么能耐,他会好起来的。”离开前,Luther很认真的对他说。

Ethan点点头,“他要是听见你这么说,估计很高兴吧。”

“我又不瞎。”Luther白了一眼Ethan,他是曾对Brandt抱有敌意,不过时间足以证明首席参谋的立场。
蓦地就想起那日在停机坪,男人炽热的眼神。
像是飞蛾扑火,通透更决绝。

“你小子运气总是这么好。”



轻手轻脚的钻上床,Ethan旋即温柔的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揽进怀里,替对方扯好被子。
脑海里却不受控的闪现那日自己怀中之人流血披面的模样。

他冲进去的时候只看见Brandt一动不动的躺在密室中央,浑身上下冷得像冰块一样。
那天他是真的以为Brandt会死。

自昏迷中醒来,Brandt每天都要睡好久,甚至有时只有几小时的清醒。他睡得那样沉,总是让Ethan心慌得很,忍不住时不时就要探看男人的鼻息。
呼吸的气流极富节奏感的打在脖子上,让他忍不住蹭蹭Brandt可爱的鼻尖儿,有时甚至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最后Ethan轻轻吻上男人的眼皮。曾经他总是想为什么没有早点遇见他的小参谋,没有见过他年少懵懂可爱的模样。
而现在,他的Will就像个无忧无虑的大男孩,平静地窝在他怀里。

真好。

心尖的幸福感像高温下的巧克力,慢慢融化。

评论(4)

热度(33)

  1. 一抹茶色烟一抹茶色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hanBrandt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