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八鸽】 空城绿(1)

空城绿
又名人鬼情未了(划掉)

蔺晨/胡八一(无差,番外有实质互攻情节) 微蔺苏

如今柳向空城绿,玉笛何人更把欢。

1.

胡八一有一个秘密。

不是他不想说,是根本没法说。

天不怕地不怕的胡八一同志挠了挠头,咋说啊?!总不能告诉胖子,他身边一直住着个鬼吧!

“小叭唧,想什么呢~”好死不死,懒洋洋的男声蓦地在耳畔响起,吓了他一哆嗦。

胡八一同志天不怕地不怕,倒是怕了眼前这只成天喊他“小叭唧”的男鬼。
叭唧你大爷啊!你才叫叭唧!你全家都是叭唧!

“你大爷!你是背后灵啊!”胡八一看也不看,抡起枕头就向那一团白衣重重砸去。

枕头不负重望的命中,然后不出意料的直直穿过,“噗”的一声砸在地上。

男人戏谑地笑笑,白玉般的面容上如拢薄雾。
“嘿,你这小没良心的!”蔺晨象征性地整了整衣袖,“好歹我也救了你小子好几次了吧!你居然敢这么对本阁主!”

没错,蔺晨就是他说的这只鬼了。
胡八一充耳不闻,蔺晨实在是太吵了,要是他每一句都仔仔细细地听非逼疯他了不成。鬼要是都像他这么吵,估计这摸金校尉早就绝后了!

可怕!简直比上学的时候英语老师念的洋文还可怕!

当然,蔺晨跟其他的鬼不一样,不光能口吐人言,而且根本不惧怕他身上的摸金符。胡八一百思不得其解,摸金符乃是至阳之物,理应让鬼怪避之不及。

亏他在大金牙那拿符的时候还犹豫了一下,结果完全奈何不了这货啊!

胡八一蹦下床,像是没看见蔺晨似的,捞起地上的枕头往床上一栽倒头就睡。

“嘿,小叭唧,你不厚道啊!白天我都不烦你了,晚上那胖子好不容易不在,快起来陪我说说话!”蔺晨自然是没打算放过他,毕竟不管胡八一怎么折腾,蔺晨的声音都如跗骨之蛆,在他脑子里来来回回的喊个不停。

“你大爷!能不能安静一点!你再吵我就把你那笛子当了给我和胖子当盘缠!”胡八一怒吼!

好在今晚胖子去购置给乡亲们带的东西去了还没回来,不然就他那个脑子,见了非把他当精神病了。

“你以为我愿意啊!”男人立刻摆出一副不情愿,“咱不也试过了嘛!我就是喊破喉咙,别人也听不到啊!”

这货说过破廉耻的话太多,胡八一也没那么想不开要去一一纠正歧义。

“你要现在就能给我变出个三万五万的,我陪你聊三天三夜都没问题。”胡八一打个哈欠,“你有?”

“嘿你这小孩!”蔺晨一本正经,严肃的学起胡八一说话,“贪得无厌可不是好孩子!”

唰地一下,白衣就近在咫尺了。胡八一也懒得恼,甚至也不计较蔺晨又厚脸皮地跑上了自己的床,转过去完全不想搭理身后这张笑吟吟的大脸。

免得他伸手就想打。

“哟!今儿个怎么不踹我了?”

意料之中的契而不舍死皮赖脸 ,胡八一把头埋进枕头里,闷声道:“要是能踹到,你丫当我不踹?!”

“行啦,你当我不知道?”蔺晨得寸进尺,竟又栖身过来。

“又想你战友了吧?”

胡八一充耳不闻,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

“我知道你要钱都是为了你战友的家眷,你舍己为人我不拦着!但你说你吧,一天天的不瞎想能憋死啊!”蔺晨忍不住数落起来,“你战友一不是你害死的,二不是为了你死的,我要是他们都得嫌你跟着起哄!你的战友虽然牺牲了,但是你活着啊!你活着他们就很为你高兴啦!”

许久不得施展,蔺晨胡诌得正起劲,恨不得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太阳说成月亮。一低头,见胡八一死死闭着眼睛,眉头紧皱。

瞧你那可怜,蔺晨想。
怎么一个两个都像自己欺负他们了似的?

半晌,胡八一睁开眼睛,神色黯然。
他张了张嘴,有些迟疑的对正趴在自己身上的蔺晨发问。

“你说……活着就是幸运的吗?”

蔺晨一愣。

“所有人都说我命大,能活下来真幸运……可我……”胡八一只觉得如鲠在喉,含混着没再说下去。

蔺晨暗叹一口气。见对方又在瞎想,忍不住唤了他一声。

“呆子!”

蔺晨表情严肃,声音却控制不住软下来:“倒霉又不是你的错,由不得你也怪不得你。”

胡八一的眼睛亮了一下,转瞬又暗了下来,手掌紧了又紧,松了又松,总算是把那张可怜的床单放开了。

“大概就是因为谁也怪不了,才想要怪自己吧。”

他觉得有些好笑,但还是没笑出来。

胡八一抬了抬眼,却直愣愣地看着蔺晨,看得对方都觉得自己的俊脸要生生被他瞧出个洞来。

“蔺晨。”胡八一咧咧嘴角。
“有的时候,我真怕你只是我自己的想象。”


-tbc-





胡八一:蔺晨。
蔺晨:?
胡八一:你能从我身上滚下去先吗?丫的沉死我了!
蔺晨:本阁主一个鬼!沉个P!
胡八一:我心里压力大啊!

评论(1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