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洪少秋×谭宗明】我与你,岂止爱(要个能打的番外二)

因为每个人都爱老谭,悲剧怎么舍得光顾。
亲爱哒中秋快乐(我当这是番外一

Freedom:



来自点梗—— 1、明楼、老谭的关系。2、明家姐弟如何饲养小谭。


私设慎入。


正文:

谭宗明坐在沙发里看电脑,他都觉得自己该配个眼镜了,电脑上的东西有些看不清。

“咳咳,咳咳咳。”喝了口水,洪少秋还没从浴室出来。

无意翻到外网新闻,谭宗明随手点开就看到一个熟悉企业的名字,他们正面临债务危机倒闭,这个名字……陌生中,透着些许熟悉。

“爸爸。”

洪少秋从浴室出来就看到谭宗明对着屏幕叫了声:“爸爸。”

这还是谭宗明第一次在他面前叫出“爸爸”。

然后就见谭宗明抬起手机按了个什么号,电话里传来空号的提示。谭宗明听着空号提示听了好半天,眼泪“唰”的流下来了,其实从来都不是真的不在乎,只是,谭宗明把它封闭在内心深处,不愿拿出来,给世人讲这个,悲伤的故事。

洪少秋重新退回浴室,他不想打扰谭宗明,谭宗明这个人就是这样,有些事是不能和人分享的,哪怕是自己最爱的人。

谭宗明关了电脑扑到床上哭,所有啜泣之声都吞没在被子里。

为什么哭?

亲生父亲的手机什么时候是空号了都不知道,难道,不该哭吗?

不过谭宗明没哭多久就安静下来,他擦干眼泪钻进被子,洪少秋从门缝看见他这个样子这才走了出来。

“超舒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洪少秋从后面抱住谭宗明,热气扑到谭宗明后颈,给予这人儿所有的力量:“怎么这么早上床等我啊?”

“那我下去!”

“哎!”洪少秋将人抱紧轻轻啃咬谭宗明耳朵:“我错了。”

“球,别离开我。”谭宗明憋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他翻了个身反手同样抱紧洪少秋,洪少秋抚摸谭宗明后背,感受这人啜泣的幅度,心疼。

“怎么会呢?永远不会离开的。”


“永远不会离开我的宝贝儿子。”

这是谭宗明特小的时候听他亲生父亲说出的。

转眼到了谭宗明稍微懂事,他就被送上了回国的飞机,跟着他的只有管家。

“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小谭宗明抬头问着当时也不大的管家。

“因为没有我们的位置了。”管家也带了火气。

第一次看到明楼,谭宗明躲在管家腿边只露了半张脸。

“小谭。”大姐姐蹲下看着谭宗明,双目微闭,嘴角的痣很是刺眼:“以后就跟着姐姐和哥哥吧,来,我带你认家门。”

“大姐,你这是捡了个小孩儿啊!”同样不太大的男孩子伸手掐掐谭宗明的脸蛋:“你有我一个弟弟不好吗?”

“明楼,你给我小祠堂跪着去,我让你出来了吗?”

明楼……是个什么楼?

明楼气急转头就瞪向谭宗明:“小子,我是大哥,我跪你得跟着我一起跪!”

“我要找爸爸!”小宗明成功被明楼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哭了。

“……我开玩笑的。”明楼眨眨眼,完了,要挨打了。

谭宗明让管家给他爸爸打个国际长途,结果他爸爸刚接电话就是:“钱不够用吗?”

那个时候的谭宗明还不太懂,他只是使劲摇头哭唧唧的要回家。

对面实在听烦了就把电话挂断了。

明楼看着这小孩也挺可怜的,干脆亲自喂小孩吃饭,结果差点喂的人家噎到,明楼又被大姐明镜一顿骂。最后还是明镜把孩子抱着安慰,很久之后才不哭不闹了。

“我不是故意的。”明楼傻兮兮地解释:“真不是故意的。”

谭宗明一开始就是这么害怕明楼的,至于他为什么害怕凌远?因为第一次见到凌远的时候,凌远在解剖鱼,后来那条鱼还给炖了。当然,这个他怎么也不想想起来。

明楼天天负责带着谭宗明上学、放学,还负责欺负他,明镜打了明楼,明楼就打谭宗明,谭宗明告诉明镜,明镜又打明楼,无限死循环。

谭宗明最感动的是,有一天谭宗明被球给砸了,脑袋流血不止,明楼那个时候也挺傻的,背起人就往家跑,说是家里的医生最厉害了,其实随便找个医院包一下就好了,愣是直接背着人跑好久才到家。

后来谭宗明脑袋包扎好,明楼也累的躺床上起不来。明楼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个毛茸茸的东西滚了上来,直接滚到自己的肩窝里。他睁眼一看才知道,是谭宗明。

“你干什么?”明楼虽然有些嫌弃但是并没有把人推开,反而将谭宗明用被子裹的更紧。

“哥,以后你就是我亲大哥!”谭宗明抱着明楼心里无限依赖。

“哦?你这么说我也不会对你好的,我还是会欺负你的。”明楼笑哈哈地拍拍谭宗明的肩膀:“对了,以后离球远点,你可能和球相克。”

那个时候谭宗明还不知道,明楼其实是个先知。


谭宗明自己在这个城市有个很大的房子,他的管家天天在里面逍遥自在。但谭宗明就喜欢住明家,明镜姐弟也对他特别纵容,所以谭宗明工作之前都是在明家住的。

明镜从他小时候就给他喂饭、洗澡,到了后来就变成明楼给他喂饭、洗澡,等他有了自理能力,明楼就陪他吃饭、洗澡。以至于后来谭宗明在明楼面前干什么都不羞涩,实在太熟了。

明楼处过一个女朋友,明镜为此打的明楼下不来床,还给人扔国外去了。谭宗明就跟着去了国外,两人好好学习,成绩都不错。

外国人的思想很前卫,他们会问明楼和谭宗明的关系,是不是那种同性之间的爱。

谭宗明也处过女朋友,但是一个月左右就会分手,那些人大多看上他明家大姐的背景。所以,他不懂什么是真爱。他还真的以为,明楼和他确实有那么点意思。

明楼也暗示过,两个人不是不可以,只是谭宗明心里有个坎,说白了就是太熟了,不能下手。明楼听明白谭宗明的意思哈哈乐:“我是开玩笑的,我们两个怎么可能?我和你,岂止爱?”

没错,岂止是爱。

爱情这个词基于缘分,明楼、谭宗明两个人如果讲缘,都说淡了他们的关系。

彼此一个眼神都知道对方接下来一系列的计划,甚至知道彼此要说的每一个字。

“你应该找个人把自己交代出去了。”明楼、凌远总是这么劝他:“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

“能打的。”像明楼一样能打的。

不是说女孩子找配偶的标准一般都是看自己的父亲吗?谭宗明,把明楼当成这个标准来找,没问题吧?明楼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那不就是父亲的位置吗?


谭宗明做成的第一次生意奖励是一台车,他和明楼一起去挑车的时候正好看中了一台。然而这台车价值一千万,那个时候的谭宗明还负担不起,那个时候的明楼也不能。

“你喜欢?”明楼想了想:“我管大姐借钱去。”

“哎哎哎!”谭宗明拉着明楼拒绝了明楼的好意:“我发誓,这台车我一定要自己买下来,送给我喜欢的人。这是我看上的第一台车,意义非凡。”

“你能买的时候,它都不知道翻新多少款了。”明楼翻了个白眼:“还有,你审美确实有问题,你不觉得这车像个球吗?”

“……你不觉得你自己也很胖吗?”

“这车特别好看,我也喜欢。”


谭宗明在这个城市第一个合作的跨圈人物就是张工,他很早之前去张工家,刚下车就觉得有个圆滚滚的东西从自己身边滚过去了,谭宗明瞪大眼睛看向自己身后,那是一个少年,还挺胖的,又胖又有点黑,这孩子倒是挺好看,跟明楼似的。

那少年也注意到了谭宗明,他抬头看看同样不大的人,真好看,虽然很年轻,但总觉得他身上带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成熟稳重。

“慢点跑,别摔了。”谭宗明笑着转身离开。

少年的同学跑过来搂住他的脖子喊道:“洪少秋,走啊,去打球!”

“哦。”真好看……以后还能不能见面了?他家也在这个小区吗?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

洪少秋拍着谭宗明的后背,这人已经哭够了。谭宗明是真的爱洪少秋,依赖洪少秋。圈子里的人都以为谭宗明养了个小年轻,其实是洪少秋在养他啊。洪少秋是在明楼、凌远之后第三个给他强大依偎感的人,而且这感觉和对那两人的感觉都不一样,这是真的爱情。

“很荣幸,能看到你对着我这么哭。”洪少秋拿了手机偷偷把拍下来的照片藏起来。

“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就灭口!”谭宗明说完自己都笑了。

“你先能打过我再说吧。”洪少秋叹气,谭宗明总这么不现实。

“我让明楼灭口!”谭宗明习惯性地说了一句。

“……你和明大哥关系真的很好啊。”

“从小到大,从没分开过。”谭宗明直言。

“你们好像,不仅是兄弟情了吧?”洪少秋虽然这么问,但其实挺开心的,毕竟自己的人儿是明楼照顾大的。

“岂止啊,岂止爱,岂止一切感情。”谭宗明说的坦然:“你吃醋了?”

“哪里有和大舅子吃醋的?”洪少秋说着按住谭宗明使劲啃咬:“我哪有那么俗?我懂,你们的感情不是爱情,胜于爱情。我的鱼,我和你很默契的,你在想什么,我都懂。”

“……”谭宗明握住洪少秋的手放在心口的位置:“你在这里,他也在这里。”接着,又带着洪少秋的手近乎走遍自己全身:“而这些,只有你在。我们是,一体的。”

明楼和谭宗明,岂止爱。

洪少秋和谭宗明,又岂止是,爱呢……



(番外二 End )







再次祝大家中秋快乐呦~不管你身在何处,都有家在陪你,有爱就是团圆!天天开心哦~







评论(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