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戒烟糖

我终于是你的豆腐乳了。

【朗锐】食野之苹(1)

团孟拉郎 袁朗(士兵突击)/杨锐(红海行动)

斜线不代表攻受,后期可能互,慎入

欧欧西,慎入

全靠鸡血支撑,不知道啥时候过劲儿


设定:

袁朗成为A大队大尾巴狼(划掉)中队长之前一两年;

杨锐被选入A大队受训。

从双队长还不是队长的时候写起。

部分有参考《士兵突击》原文




食野之苹


1.

 

杨锐现在感觉自己有点晕。

 

脚下已是百米高空,并且感觉高度还在不断攀升。杨锐忍不住顺着机窗使劲往下瞧,无论是那片开阔的校场还是其他的什么建筑物,都如同只是一个巨大沙盘上的精巧模型,安静的任由片片云朵千姿百态的阴翳落在其上。

唯一动着的似乎只有一队队正操练的士兵,此时此刻俨然变成一个个不断跃动的小黑点,远远看去没有任何不同。

 

那是杨锐待了三年的老部队,他想,我应该是那片毫不起眼的小黑点之一。

可现在他却只能坐在这架不知飞往何处的直升机上,在自己无可遏制的胡思乱想中快速远离。

 

准确地说,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地。

A大队,据说是唯一可以跨军区跨军种随便挖人的部队。

据说,A大队的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能“以一当百”,一个人干得掉一个团;

据说,那些精英中的精英“十万里挑一”。

 

当然,这都是据说,自然会有人怀疑其中的水分。而事实上,反而是真正与之交过手的部队对这些“据说”深信不疑。

杨锐听过那些老兵油子私底下是怎么称呼这支部队的,“死老A”、“臭老A”;很多士兵在演习中“丧生”的那一刻甚至都不知道夺命的子弹是从哪里飞来的。这种未知感实打实地转化成了三分的怕和七分的恨,不可名状的愤怒让兄弟们忍不住骂娘。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强到可怕,用徐宏的话说,绝大部分部队在能力上是够不上资格与之称为“兄弟”部队的。

 

在他们这些外人眼中,这支资历尚浅却异军突起的部队就像是家里的老幺,受尽宠爱,要人有人、要资源有资源,尖子们自然打破脑袋往家门里挤。

 

而各位“哥哥”部队们只有肉疼的份儿。

 

 

 

“不晕吧?”坐在杨锐对面的是驾驶员,似是看出他表情有些不对,十分客气地问。

 

杨锐轻轻摇了摇头,干巴巴地回了一句“不晕”。

 

他的晕不是因为晕机,只是心情有些复杂。

兴奋吗?激动吗?肯定是有的,番号保密、训练内容保密,没有那个“精英”不想一睹这支独立部队的真容,杨锐想,哪怕不能加入,能去溜达一圈都是愿意的。

他只是有些紧张和茫然。

 

怎么就选上他了?

 

 

前排真正驾驶这辆飞机的家伙闻声一顿,墨镜下乌黑的眼睛迅速朝后瞄了他一眼。

“你瞎操什么心?”这位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少校漫不经心地数落着驾驶员,声音不似眼神那般锐利,懒洋洋的:“人家海军出身,抗晕训练多得很。”

 

小驾驶员瞬间就蔫了。

 

杨锐笑:“你开的很稳。”

 

这话没有恭维的成分,眼前的家伙应该是个不折不扣的典型“死老A”。在精英堆儿里说话的分量与实力必然成正比,起飞前那家伙一句话就征得了直升机的使用权:

 

“好久没开啦,手痒痒。”

 

 

 

意料之外的搭话让袁朗不觉抬了抬眉毛,他还以为这小南瓜会从上车开始发呆到下飞机呢。可对方直接忽略了自己话中的挑衅,听上去还挺真诚。

有点意思,袁朗想。

 

“要抽烟吗?”

 

“?”

杨锐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是在问自己。

 

“我不会。”

 

 

前排的少校无声的笑了,杨锐眼见小驾驶员肩膀缩了一下。

后来他才知道,袁朗那样笑准是心里憋着坏的。

 

话音未落,机体猛地下沉。

 

 

“赶时间。”袁朗咧着嘴,轻描淡写的,手上用力一拉。

杨锐只觉得像是被塞进炮膛给弹出去了,心脏被前面这个挨千刀的疯子弄得无法控制地狂跳,而被自己带上飞机的那点局促不安早已远远地甩出了云霄。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已经开始有些享受了。

 

 

 

 

“知道为什么用直升机吗?”袁朗面色如常,手上有条不紊地操纵着。

 

眼底暮色里浓重的墨绿色飞速略过,杨锐心中一动,立刻找回了自己平稳的声线。

 

“在山里,”他谨慎却坚定地对前排的少校说:“我们的基地在山里。”

 

“Bingo!”墨镜少校夸张地喊到,甚至打了个响指。

他确实很高兴,甚至都没有纠正杨锐擅自把A大队说成了“我们”。

 

袁朗终于回过头来,低低的笑两声,泛黄的日光擦亮他的侧脸和脖颈,甚至照亮了他的一只墨镜片,勉强看得清那只溢满狡黠的眼睛紧紧定在杨锐身上。

这是一路上杨锐第一次看清袁朗的脸。

 

 

 

 

直升机终于缓缓落入一片葱茏。


-tbc-


袁朗:所以有没有一见钟情!

杨锐:钟你个大头鬼,黑的跟那啥似的……(墨镜+黑皮)


测试段落,写完滚去复习啦



评论(1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