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皮革马利翁效应

这篇文,充分体现了宝宝考马哲时的心境……不骗你。注:有主要角色死亡。
Benji不是没有设想过关于传奇特工的死亡,干他们一行的永远不能奢求全身而退,哪怕是他自己,哪怕是Ethan•Hunt。
然而绝不该是此时。
绝不该是在他与IMF首席参谋婚礼的一个月之后。

Benji也很多次想象过死亡的场景,毕竟前车之鉴太多,他想过很多很多种很适合传奇特工的死法。
但也绝不该是如此。
绝不该是到了需要靠着紧紧攥在血肉模糊的手掌中的订婚对戒才能确认身份的地步。

Benji无数次的担心过Brandt的反应,甚至准备好了无数话语;若是Brandt太过悲伤,就加以安慰;若是Brandt情绪太过激动,他可能只有狠下心来劝阻。
当真正面对时却又不知所从。
事实上当DNA鉴定结果摆在参谋的办公桌上时,Brandt等不及坐下,深吸一口气,下定决心般,艰难又流畅的翻动着辗转送来的、已沾染些冬日寒气的纸张。
像是等待着决判,寒冷凝结了空气,Benji只听见纸张滑动的声音。
缓慢到令人绝望。
参谋终于抬起头来,不知悲喜。
指尖上是一抹可怖的红。
冰凉的纸张无声的割破皮肤,Brandt的脸色刷的一下苍白如纸。

皱了一下眉头,Brandt放下手中的凶器,不慌不忙的将血迹擦干。
Benji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一切都太措手不及,让当事人来不及反应。

来不及懊恼,来不及哭泣,来不及心痛,像一个病人家属不知道至亲之人需要手术,就直接面对空落落的病床。

来不及,有应该的反应。



接下来的一个月,Brandt没有请过假,却亲自料理了Ethan的后事。
局长提议为王牌特工办葬礼,被他拒绝了。
“他不会想要的。”Brandt沉下目光。
根据Ethan的遗愿,他的事都将由Brandt决定。
除了一件事。


Benji在走进Brandt的办公室时终于忍不住抽出手来死命的扣下了参谋的公用电脑。
Brandt第无数次皱了皱眉头,不得不的从公文中抽出思绪。
参谋茫然的表情让Benji积攒的怒火一瞬间被控制,他知道自己是不该对Brandt发火的。
“Brandt,你已经连续工作超过24小时,”Benji深吸一口气,“你需要休息。”
参谋又一次狠皱了眉头,“我昨天没加班。”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下做的事,”技术员压低声线,“我们是一个队伍的,你在收集情报的时候好歹要带上我。”
话没说完Benji就感觉到来自于参谋的锐利目光。
“你监视我?”一扫之前的疲惫,Benji从未见过Brandt如此锋利的时候。
“完全只是出于担心。”Benji耸耸肩,直视着那双带着怀疑剖析自己的眼睛,“你不能再这样下去,无论为谁。”

良久,Brandt垂下眼帘,慢慢抽出技术员手中的电笔。
“谢谢。”因为沉默而几不可闻。
Benji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

面前的人突然摇晃着沉沉的倒向一边,Benji赶忙扶住眼圈发青的参谋。
“Brandt,你没事吧?”
参谋定定的看着Benji,竟有些迟缓的笑了笑,“没事,大概是这两天睡眠不足吧,等这阵子忙完补两觉就好。”

“别担心。”



第二天Brandt就真的请了一天的假。

多久没动过笔了?参谋坐在园子里,想起Ethan总是喜欢亲自修剪树枝,然后带着插在头发里的碎叶枝条,远远的抛过来一个嘴角弧度恰到好处的笑。

与Ethan在一起之后,Brandt学会了不去后悔。而如今他后悔了一件事,就在圣诞之夜。
圣诞之夜刚刚完成任务的两人疲惫的相拥而眠,默契的一同忘记了Ethan曾提起过的要买榭寄生的建议。

嘿,知道吗,我怕我死后还找不到你。

“无论生死,我们要永远相互纠缠。”
他记得他的特工这样说。


“Brandt,你该休息了!”那人有些粗鲁的扣上自己的电脑。

“Brandt,你该吃饭了,报告早一点晚一点交都是一样的!”

“单纯只是关心自己组员的健康状况,有益工作质量。”面对自己的反问,那人总是喜欢耸肩来掩饰。


抬头的时候,他是真的把Benji当成了Ethan。



~~~~~~~~~~~~~~~~~~~
Brandt摩挲着粗糙的石面,上面刻着他最爱的人的名字。
平凡到普通的墓碑,却好找的很。
温暖的阳光铺在碑面的照片上,柔软了男人英俊面庞的硬朗线条。
那是一张栩栩如生的素描。


“这下你满意了吧?”Brandt抚过画像的面庞,喃喃自语。

这是Ethan的要求,要Brandt画一张自己的画像嵌在墓碑上。

“当我不知道你是还记着当年我说你简笔画不好看的事吗?爱记仇的家伙,就该给你画只王八上去!”Brandt轻轻的笑起来,“你当时不肯和我握手呢!别以为事后补一个就完事儿了,这笔账我可还记着呢!别想在我这结账,死了也不行。”不知不觉喉咙就哽咽了。

自从Ethan走后,一段时间Brandt是没有感觉的。
他们见惯了生死,而Ethan的死更像是慢性毒药,毒发之前Brandt的内心都是一片空白,每一条一同走过的路,每一处一同看过的风景和随时随地唤醒的回忆,于他而言都是毒药。他一直觉得自己能挺住,没事,没事,不知是说给别人,还是说给自己。
然而此时却有一股莫名的心酸涌上来,温热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现在,就有毒发的危险了。
还不是时候,不会哭,不能哭。他一遍遍告诉自己。
于是哪些酸涩硬忍着,淌回心底。


“我得走了。”参谋留恋的看着那张笑脸,“以后,就都是你等我回来。”

































还在拉的同志,我相信一定有…………………………………………

你们要相信宝宝~


















































平凡到普通的墓碑前站着一个男人,面孔埋进大大的兜帽里,若有人看得清的话一定会在心里默默的感叹男人的英俊。

阴影中的嘴角悄无声息的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

和石碑里精美的素描如出一辙。

传奇特工Ethan•Hunt现在极为头痛。
到不是为了棘手的任务,该死的,他的任务哪回不是九死一生?他都习惯了好嘛!

额,他在想,自己到时候要怎么向自家较上劲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参谋解释。
任务是要绝对保密的,可他知道,对Brandt,这伤害有多大。
总不能说他是皮革马利翁转世吧……
一想到让他住客厅,IMF传奇特工感觉简直晴天霹雳。
嗯,大不了让他揍一顿吧,特工肉疼的想到,真的是肉疼啊!









说好的圣诞贺~~~大家要相信宝宝,绝壁亲妈啊!!!什么?你说重要角色死亡?
Ethan 说任务没完成的时候,不能告诉你们他假死。
嗯,没错,我也这么觉得~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