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EB】阿尔克巴雷诺Arcobaleno

我有罪……写完居然忘了放出来……
阿尔克巴雷诺Arcobaleno
“认识Brandt之前,你是个混蛋,认识Brandt之后,你是个坏蛋。”Luther举起杯子,似笑非笑的说道。

RED
刀尖舐血的日子里,最不缺少的颜色恐怕就是红色。
血。
视线里,是一片血红。
Brandt担着意识迷离的Ethan,好不容易远离了火力击中点。
任务已经完成,眼下只要通知总部清理残局。进入安全房的时候,两人份的重量直接把他压倒在地。
松开紧按住肩膀的手,Brandt把衬衫上撕扯下来的布块塞进被狙击枪击穿的伤口里。
Ethan伤的太重了,不处理伤口怕是连医院都到不了就会失血过多。
跌跌撞撞的翻出药箱,眼下除了止血药和绷带,其他的东西都有些碍眼。
血,到处都是。
白色的纱布一点点被红色渗透,一点点变成暗红。
Brandt不敢抬起手来,他害怕一松手就会看见Ethan的伤口汩汩流出鲜血。
他的头很晕、很乱。
停下,他在心中默念。
求你,停下。
停下……

在给Ethan打过一针破伤风疫苗后,Brandt觉得头更晕了起来。
冷。
Brandt抓起桌上的一瓶黑方灌了一大口。
恍然间他听见Ethan断断续续的呢喃。
Brandt……冷……Brandt……
他撑起身来,看到Ethan干裂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
是他幻听了吧。
头好晕……嗯一定是幻听。
啪嗒。
一滴血砸在Ethan的唇角,很快融入周遭的血红色里。
眼睛里涩涩的,连Ethan的面孔都模糊了几分。
血流进眼睛里好难受,左眼索性就眯起来。
Brandt伸手抹了一把额头。
手掌上是粘稠的暗红色,根本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Ethan 的。
好冷,Brandt一口一口将辛辣的液体灌进早已空空荡荡的胃里。左手握紧手枪,用以应对挥之不去的困倦。
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用酒劲儿支撑着他等待。
最后的画面,停留在Benji叫着他和Ethan的名字慌慌张张的跑向自己。
谢天谢地,有医疗小组。
然后世界一片黑暗。


ORANGE
Brandt醒来的时候,Ethan刚刚意识恢复一个小时就又睡着了。
Benji正在摆弄着一把橘红色的向日葵,像一把明艳的火炬似的,温和了病房里冷冰冰的空气。
“呐,好了!”Benji对Brandt眨眨眼睛,“Ethan要我送来的。”
~~~~~~~~~~~~~~~~~~~~
“Ethan你竟擅自切断通讯!你能不能别老让我提心吊胆的!”
“没办法啊,任务紧急。”
“你……你这是不要命!早晚有一天把自己命搭进去!我才不要转外勤,回去做我的首席参谋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以后我的讯息一定第一时间让你知道,行不?”
~~~~~~~~~~~~~~~~~~~~
Brandt想要笑一笑,却疼出了眼泪。
“呀哟,我说你和Ethan是不是被打傻了!”Benji表情堪称诡异。
“怎么了?”Brandt竟感觉到了不自在。
“我进去的时候,你抱着Ethan。”Benji八卦十足的盯着参谋的眼睛。
“他说他冷。”该死,我什么时候抱他了?!Brandt虽不明就里,但脑袋还是飞速反应。
“Ethan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喊你的名字。”Benji决定直接切入主题。

“……有可能。”首席参谋兼外勤特工William·Brandt以作情报分析时的表情认真的回答,“他大概是脑子坏掉了。”
彻底格式化。

YELLOW
虽然Ethan早一些醒来,可实际上在Brandt出院的时候,他还是被要求在医院住上一个月。

结束了骨头躺出锈的休养生涯,Brandt还是选择了直接上班。
毕竟在住院的时候他没闲着,把两人份的任务报告料理完毕,就随手办了点正事,所以工作交接完全不是问题。

回家的时候,Brandt毫不意外的发现门口的地毯上规规矩矩的摆着Ethan的鞋子。

“Ethan,知道为什么我着急出院吗?”Brandt径直走进自己的卧室,果不其然,这货果然霸占着自己的床,“还有,你不知道我家有客房吗?”
“客房的床不舒服,”Ethan裹着被子,就露出个脑袋,可怜兮兮的说道,“刚刚翻你家窗户扯到伤口了……”
“Ethan!”首席参谋一个脑袋两个大,“我早出院还不是为了省得你大半夜的扒我病房的窗户吗!你倒好,直接翻到我家来了!”
“一劳永逸嘛!”男人扬起脸对他笑的那叫一个欢快,让Brandt想要一拳揍在特工完美整齐的牙齿上。
结果就是Brandt在“轻微”修理了一下Ethan之后心情愉悦的住进了客房。

第二天早上

早餐自然是Brandt做的,不过还有个小插曲……
就是,Ethan赖床了。
对,没错,王牌特工Ethan·Hunt,赖床了。
“Ethan,起来吃早餐!Ethan?”见敲了半天没人答应,Brandt干脆推门而入。
“不要,我现在是病人,需要照顾!”特工窝在被窝里的闷闷的说。
“怎么,还要我喂你喽?”Brandt斜倚着门说道。
“要睡……”Ethan翻个身,准备继续约会周公。
闻言Brandt也不打算多说什么,就关了房门。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手里多了一个盘子,坐到床边。
“张嘴。”Brandt语气近乎命令。
“唔……”半梦半醒的Ethan想也没想,张嘴就结结实实的咬了一口。当他迟钝的大脑神经接收到味蕾的报警信号的时候,已经晚了,酸涩感几乎是一瞬间激活了大脑皮层上的全部神经。
“Fuc*,这他X的是啥?”Ethan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目光直接锁定在参谋的手上。
一个切得圆圆的、黄澄澄的柠檬片——只不过被自己印出了个牙印。
参谋一脸正直的把柠檬片放回盘子,“怎么样,效果是不是不错?”然后完全不搭理一脸凶狠的盯着自己、起床气积攒值MAX的王牌特工,自顾自的走出房间。
“早上补充维生素对伤口愈合有好处!”


不情不愿的套上松垮的家居服,特工抹了一把脸就进了餐厅。
“早餐是什么?不好吃的话我就直接回去睡了。”言罢还万分诚意的打了个哈欠。
“那你就去吧,哦对,饿了就吃柠檬好了,在你床头柜上我没拿走。”
一听到“柠檬”两个字Ethan瞬间就蔫了,现在提起来嘴巴还涩涩的呢,一脸的委屈,“我是病人啊,怎么可以虐待我……”
首席参谋停下手头的活儿,对着Ethan露出一脸灿烂的微笑:“病人是嘛?我看一会儿就把你送回医院好了,我这儿实在不太适合病人居住。”
靠,这招牌式笑容不是自己的惯用招式吗!
王牌特工彻底缴械投降,乖乖地享用他的早餐。
如果他们的新任部长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痛心疾首的说:“Brandt,你被Ethan带坏了!”
不得不说,他的首席参谋那一头乱翘的头毛被阳光一照真好看。
毛茸茸的金黄色,总会让他想起小时候家里温暖的毯子。
让他的心,好像也柔软了起来。


GREEN&BLUE
Brandt从未想象过一个人的眼眸竟可以如此美丽。
直到他看见Ethan。
在那个寒冷的可怕的莫斯科夜晚,他们湿漉漉的讨论着关于照明弹的话题。
哦不,别提了,自己真的像个傻瓜。
最后Ethan转过身来,丢给自己一个狡黠的笑。
“放轻松,他们不会像你想的那么多。”墨绿色的眸瞳对准自己,闪烁着自信的、机警的光芒。
让人不由自主的去相信。

Brandt的呼吸一滞,但转瞬之间就恢复了常态。
他很清楚,那片自由的、生机勃勃的翡色森林——
也让人不由自主的沉迷。


不过眼下,首席参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那完美的如同上帝恩赐的双眼,此刻就在距自己不超过五英寸的地方,带着陌生的野性和征服欲,逼迫自己与之直视。
太近了些,Brandt甚至恍惚觉得,自己吸入的空气都是刚刚从Ethan肺部转出来的。
它们太过灼热,让他为此冒出汗来。


“Brandt?”低沉的声音沾染了情欲,听得Brandt一阵酥麻。
“知道我为什么最喜欢蓝色吗?”身上的人不着痕迹的又靠近了些。
“不……不知道……”Brandt别过脸去,正露出红红的耳根。
“记好了,”Ethan坏笑着咬住Brandt的耳朵,不紧不慢的把人按在怀里,“因为我喜欢海、蓝色的海。”
“哦……对,怪不得……你游泳游得那么好。”话一出口,William •气氛破坏者•Brandt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
WTF!自己在说些什么!情商都被吃了吗?
不过Ethan倒是毫不在意,伸手稳住手感极好的脑袋,完全不肯放过因再次对视而紧张得不停呼扇他浓密纤长的睫毛的参谋。
他轻轻的吻上Brandt滚烫的眼皮,“对,”Ethan回答道,“我最喜欢这片海。”
“我可以在里面游个泳吗?”Ethan起身注视着蔚蓝色眼眸里自己的倒影勾起嘴角,而手指抚在Brandt的扣子上。


INDIGO
Ethan已经和总部失去联系一个月了。
这次不同与以往,Ethan就连自己也没有回应。
早上起来的时候,Brandt检查了和Ethan联络的所有渠道,却还是一无所获。
回到房间,首席参谋无奈的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干净的衬衫和领带了。
往常,这些家居方面的事总是Ethan来提醒自己的。
Ethan总不会忘记,哪怕是在做任务的时候。

柜子最里面的抽屉里,是一条卷得整整齐齐的、崭新的领带。
深靛色的,看起来优雅又不失稳重。


圣诞节的早晨首席参谋总是要加班。
折腾了一夜,Brandt吃力的从Ethan怀里挣脱,却小心翼翼不想把疲惫的特工弄醒。
“唉,平安夜也不怎么平安啊……”Brandt抻抻酸痛的腰,缓步走进浴室。

从浴室出来的Brandt看见刚刚醒来的Ethan坐在床上,好像没有收到圣诞老人礼物的孩子一样委屈的盯着自己。
哦,好吧,真是败给你了。Brandt坐到Ethan身边轻快的啄了一下对方性感的嘴唇,并成功的逃过了特工想要的进一步动作。
“Brandt……”特工不满的表情让Brandt有了几分动摇。
“别这样,Ethan,总是要有人在圣诞节上班嘛。”
Ethan继续可怜兮兮的盯着自己。
呼……Brandt深吸一口气。
“晚上补偿你。”
话音刚落,特工脸上就扬起了标志性的笑容。
………
Brandt现在真的想掰断特工的门牙。

刚穿好衬衫,Brandt感觉到了Ethan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衣领。
“Merry Christmas~我忙碌的首席参谋。”特工圈住自己的脖子,轻声说。
低头一看,是一条崭新的领带,很独特的靛色。
“等你回来,我的圣诞礼物。”

“我等你回来,Ethan。”


PURPLE
“Ethan……Ethan!”Brandt汗涔涔的从梦中惊醒。
“呼……”转头看向身边熟睡的人,慢慢松了口气。
已经连续两个月了,Brandt不间断的会做不同的噩梦。
最后结果却无一例外。
Ethan,从自己身边消失了。

“Ethan……”Brandt把自己的头埋在Ethan的颈窝里。
“别走,别离开我。”

这次的任务一帆风顺,Ethan回来的比预计还早了些。
Brandt当然知道,每次他的特工都会在允许的情况下,马不停蹄的赶回他身边。

睡觉的时候,特工一反常态的没有折腾自己。要知道每次Ethan任务回来,就会变着法儿的“索取奖励”,而这一次Ethan只是腻乎的缠着他不肯放手。
“Ethan?你……累了吗?”Brandt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啊……有点累了,我们早点睡吧……哦对了!”Ethan蹦下床,从行囊里翻出了个网状的小东西挂在床头。
圆形的网下面坠着三条紫色的用绳子编出的花样,精巧别致又不显得花哨。
“这是什么?”Brandt看得Ethan一本正经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笑。
“捕梦网。”Ethan在怀中的人头上轻轻亲了一下,然后关了灯。
“做个好梦。”
“以及,考虑一下要不要把我们的关系,合法一下。”
“As you will.”Brandt在被子里闷闷的说,并庆幸黑暗里他坏坏的特工不会发现自己脸红。





对于Luther的打趣,Ethan眯着眼睛,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正装出席的首席参谋。
“大概,他对我而言本身就是个诅咒吧。”Ethan起身向他的参谋走去。
“顺便一提,欢迎参加我的婚礼,Luther”




-END-



注:阿尔克巴雷诺Arcobaleno,意大利语:彩虹。这个梗源自日本动漫《家庭教师Reborn》里的彩虹之子,是一种诅咒。文中只代表诅咒之意,与原作并未直接关联。


一直觉得EB两人都在为对方默默改变,MI5里Hunley说Brandt被Ethan带坏了,其实参谋的谋划意识也使得Ethan的行动更有计划性吧。


最后,感谢大家的浏览,EB还要一直甜甜的再战五百年!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