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除夕贺】烟花 混cp,新年贺第一弹!

写在前面:
cp:EB/白五/铁鹰/银鹰/街猫
先说对不起吧,着实没想到今天自己会忙到飞起,来晚了qwq抱歉抱歉,欢脱小段子是第二弹,还有第三弹哦!

还有铁鹰和银鹰的问题,我自己也很纠结,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所以虽然大家选铁鹰的多,我还是决定让混小子出来玩玩……【雷者慎入】

新的一年,希望大家万事如意,本命都发糖,收到心仪的本子!

放文!


烟花

为你放一场烟花,燃尽我一生彩华。

A.M. 00:00

“嗨,小鸟,现在是纽约时间凌晨零点,有想我吗?”
“Tony?”通讯另一端的男人愣了一下,显然有些无奈,“拜托能不能不要总黑进神盾的通讯,尤其是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

就是这样,Clint·Barton在不被任务搅合的头痛的时候,通常都会为另一个大麻烦而费心劳神。

这个麻烦有个家喻户晓的名字,Tony·Stark。

“哦?有任务?这次又是在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男人笑声让人想顺着通讯路径发射一发导弹过去,至少Clint这么想。
“少来,”Clint抬手正了正耳麦,“你能黑进系统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在哪儿。要是没什么正事要说的话我就要关闭通讯了。”

男人慵懒的笑意里有少见的妥协意味,“听说今天是中国的春节—哦差不多和美国的圣诞一样?反正你在那边能感受到吧—我的朋友们晚上想开个酒会,反正到时候你也就有空了,能不能……”

“拒绝。”特工干脆打了个哈欠,“结束任务我要回家、洗澡、吃顿大餐然后好好睡觉,哪也不想去,就这样,白~~~”

通讯随即切断。

滴、滴的声音已经持续了好一会儿,“Jarvis,今晚party的计划全部删除。”

“Sir,this is Friday. ”
“数据已删除。”

男人起身望向窗外,夜色里灯火倒影在眸瞳深处。



A.M. 05:00

“Ethan·Hunt,我给你三秒钟从我身上滚开!”
“不。”被威胁的人言简意赅,甚至得寸进尺的把头在对方赤裸的胸膛上蹭蹭,成功的收获一地鸡皮疙瘩。
“除非你答应今天下午请……嗷!”
Brandt淡淡看了一眼捂着脑袋的人哀怨的眼神,这一记爆栗他可一点没手软。
“说了让您老人家别妨碍我起床啊……”首席参谋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的传奇特工,翻身溜进了浴室。

自从他们的华裔新邻居登门拜访希望一同庆祝春节开始,Ethan就无视了自己的反对,各种准备,计划得不亦乐乎。
不不,自己当然不是不想和他的特工享受special time ,或是天知道他有多想,虽说对什么春节他真的没啥感觉,但是……工作说放就放可不是自己的风格。

Ethan会不会生气?

这个念头蹦出来的时候着实吓了自己一跳。
毕竟两个人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好好的过完一个节日了。

果然吃早饭的时候,Ethan反常的表现得极为安静。
“那……我去上班了……”首席参谋从未感到如此慌乱,以至于忘记餐后应该擦擦嘴这档子小事。

于是两道淡淡的牛奶渍无比对称的挂在某人不知所措的唇边。

“唔……”意料之外的温热气息飘忽而至,缓过神的时候,特工灵巧的舌头轻而易举的撬开了自己的牙关,贪婪的掠夺着口腔里牛奶的香甜。

靠,首席参谋暗骂一声,不屈不挠的卷起舌头抵抗。

在Brandt开始感到头晕目眩时,Ethan大发慈悲的松了嘴,然而特工没有立刻放过怀里的人。他低下头,顺势消灭了诱惑着自己的两抹白色。

Brandt知道他的特工有话要说。

“William,”Ethan的声音很轻,可Brandt知道,只有在非常认真的时候他才会叫自己的名,“我们已经连续错过两年的圣诞夜了。”

“我知道,工作很重要,IMF只有一个首席参谋,很多事情都需要你完成。”

特工的指尖轻掠过参谋额头深深浅浅的皱纹,碧色的眼睛里带着对于特工来说难得一见的柔情。

“可是,我也只有一个爱人。”

A.M. 08:00

代号鹰眼的特工Clint·Barton是神盾局的传奇射手、最优秀的特工之一。
进入神盾后,他档案上的失败记录只有一条,
是关于另一位现任特工的追杀任务。
可他从未认为自己是真的贻误了任务,至少现在他多了一个朋友,或者说,知己。

只有那么一次,没有被记录的一次。
也是让他真正感到无能为力的一次。

走在陌生的城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不遗余力的展示着节日的气氛。
北京时间晚九点整。
纽约时间……早八点?大概。
Clint最近感到自己的感官都比从前更加敏锐了一些。
嘿,真的不只是感觉而已,而是真的,连弓箭用起来都更加顺手。
“又上了一个等级?”他的知己挥了挥手中的特工考核指标单。暗暗扬起的嘴角让Clint知道这位善于隐藏的特工真实的情绪。

只是无论他的听觉有多灵敏,再也听不到那一句了。
也再不能带着点儿得以的还给那孩子一句:

You didn't see that coming?

P.M. 13:00

IMF首席参谋第一次早退。
估计这就是明天办公室八卦的头版消息,Brandt想想就有些头痛。
不过此时,他正和IMF传奇特工在超市为准备晚上的年夜饭(好像是这么说的?反正就是一顿大餐……)采购。

“要吃什么馅的饺子?”Ethan丢过一个问题来。
“啊?都好。”Brandt回过神来,“不过……不要吃速冻的……”
“谁叫你早餐总是走那么急又不肯好好做饭。”Ethan嗔怪道,如果不是带着墨镜,Brandt确定他能看到一双挑起的眉毛。
“放心,我来做。”

参谋推着车子,傻乎乎的笑了出来。
现在他们就像……一对平凡的、普通的恋人一样。

Brandt默默的拉住了Ethan的手。
于是Ethan也就没有再掩饰笑意。

P.M. 17:00

身边的气流有些异样。

来接自己的飞机居然晚点了,这不能不牵动他敏锐的神经。

出了什么岔子?

几乎下意识的一闪身,Clint以为他躲过了,却没料到对方如此迅速的折返。

然后?
然后他就在一个有力的怀抱里,飞上了天空。

耳边响起了熟悉得快要带入梦境的声音:“嘿,小鸟,有没有更想我了?”

这次换Clint凝视着还是深夜却灯火通明的街道,火红的灯笼让他想起Tony的装甲,一样让人感到温暖。

“如果你能带我回家,然后洗澡、吃顿大餐再好好睡一觉的话,那就算是'有'吧”

他听见一支铁罐得意忘形的笑,然后自觉的抱紧了些。

“希望你的装备别忘了带我一起隐身,我可不想被Nat笑话上一个礼拜……”Clint嘟囔着。

“遵命,My Agent Barton.”

P.M. 21:00

Ric·Byer 下班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所以他差一点就没注意到门口的一个小盒子。

一个,不起眼的、普通的棕色小盒子。

他不知怎么想的,竟直接弯腰捡了起来。要知道,也有可能是什么小型炸弹之类的东西。

甚至没想起来开灯,Byer拆开盒子。

他一直在等,等他也不清楚、不确定的东西。他很怕自己真的等不到。
作为噬罪者,他这一生,从未如此被动过、愧疚过。

里面是一枚灼烧的有些变形的zippo打火机,明显被仔细擦拭过,却还有些地方变成了灰黑色。

Byer头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心跳静止了一瞬。他用颤抖的指尖取出火机的内胆——
在光线暗淡的屋子里,他清楚的看见里面歪歪扭扭的刻着两行字:
RIC·BYER
NOT FIVE

第二行字新一些,显然是后刻上去的,可这是一条无用的细节。
因为他本人,Ric·Byer ,对这个物件曾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这曾是属于他的东西。但他不知道今后是否会改变。
这是他,送给Aaron的第一个礼物。
本来他从未在意过,毕竟只是随手送出的东西,只是一个五号特工而已。
直到他发现,这上面刻着自己的名字。
直到他发现,生死关头,他的五号特工的手心里竟还是紧紧攥着这个刻着自己名字的火机。

“Not five.”他想象着那张倔强的面孔对自己说出这句话。

“Never,”Byer薄薄的嘴唇紧抿着,神色看不出悲喜,却是很久以来,第一次没有皱眉头。

“You are never the five for me.”

P.M. 24:00

按照自己规律的生活习惯来说,Jim应该早已入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大街上闲逛。

去他妈的规律生活,他一脚踢开碍了眼的铝制易拉罐,自从……自从Brian死后,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有那么一两天不正常。
像现在,不论睁眼闭眼,哪里都是Brian的面容。
悲伤的,嬉笑的,愤怒的,玩世不恭的,甚至是,最后死去时僵硬的表情。

他走在桥上,这是他每天晨跑的必经之地。

过去他们还住在一起的时候,Jim总是在清晨叫醒哼哼唧唧赖床的Brian,拉着他增训。
Brain总是一脸不乐意,并威胁他给自己套上松松垮垮的运动服,才肯陪他一起跑。

过了桥有一片居民区,大多是亚裔。有时候两个人懒得做早饭或是时间来不及,他们也会选择去小吃铺点一些包子、卷饼之类的东西吃。

Jim站在桥上,远远望去,有人噼里啪啦的放着炮仗,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红彤彤一片的格外热络。

江面波光粼粼,可是在他眼里,还是胡乱的拼凑成了Brian的脸。

“嗨,Jimbo,”Brian向他眨了眨漂亮的眼睛,“你就是个傻b。”

“对啊,我就是傻b。”Jim垂下泪来,对着江面发疯般大吼:“我他妈就是傻b,傻b才会在你死了之后还爱你!你他妈也是傻b,你他妈就是傻b,才总是忘了该杀了我!”



~~~~~~~~~~~~~~~~~~~~


盛大的烟花绽放在清冷的夜空,绚烂的色彩划过寂寥。人们仰望着夜空,任由它照亮眼眸,同时欣赏着一闪而逝的美好。
爱也好,恨也好,其实经历了的,我们都没有后悔过。





再让我唠叨一点……
关于街猫,很多人可能觉得街比较渣……好吧一点没错!我有段时间一直这么想……野猫有无数机会杀掉渣街,最后却被渣街失手干掉。但是最近又觉得真的是性格决定命运。街猫两人的性格偏要在一起的话,可能真的就只能这样了……但是如果以爱人的角度来说,我想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值得后悔的。
总之就是两个傻瓜,一个不懂怎么爱,一个不懂怎么放手。

关于白五,有人觉得两个人太不对等,感觉小五爱的太卑微。我想小五应该会先发现这一点,所以会在最后写出“No More”。小五不会甘心只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五号特工。我想总有一天,白大人也会清楚的明白小五在他心里,到底该是什么样子。



最后,希望大家食用愉快,也能不抱遗憾的生活。

评论(1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