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EB】Silence 蝙蝠生贺~~~

祝可爱善良的蝙蝠宝宝新一岁更加神经!【泥奏凯】

下面放文!

Silence

*时间点为MI5之后

*白砂糖

*今天沈阳初雪,很美但是,好!冷!啊!


从办公楼走出来的一瞬间Brandt就意识到空调的存在令自己低估了室外温度,然而他矮身迅速的钻进驾驶室。该死的会议已经拖得够久了,结果不出意料还是没吵出个所以然来,再不赶一赶的话就来不及了。

手指操控着慢慢转温的方向盘,驶出车库的时候,稀疏雪花随意的飘落在车窗上。

 

唔,下雪了啊。

难怪感觉徒然变冷,Brandt小幅度活动了一下双腿试图缓解。

 

亏他还是个外勤特工,Brandt暗叹道。VA的初冬算不上咄咄逼人,只不过办公室坐久了总需要些时间适应,见过了俄罗斯的冬季才知道战斗民族是怎样炼成的。

今天Ethan顺利完成任务归来,从西伯利亚那片永冻土地。Brandt尽力不去想这件事。

 

刚刚的会议搅得他心烦意乱,或者说自从一星期前Ethan被派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开始,他就有足够的理由对亨利局长还以颜色了。IMF险些被拆、如今又并入CIA麾下,简直就处于一种爹不疼妈不爱的尴尬位置。少资源多任务,让整个组织几乎变成鸡肋,而他也不得不将回归外勤的计划延期。

 

去他妈的局长去他妈的CIA,凭什么要他的队员做这种吃苦头又没难度的任务!Brandt当然不服气,这种牛捉兔子的无脑决策方式让他无法接受。尽管恨得咬牙切齿,可政治外交一向不是他的长项,短时间内他又捉不住这帮老油条的把柄,导致近期的“竞争”他几乎无功而返。

 

不过今天有些不同,Brandt关好车门。当强风吹起覆盖在被雨刷器忽略的玻璃上薄薄一层的白色细屑和他早晨用发胶固定过的发梢时,首席参谋觉得自己一个月以来的火气都没掩埋了。

 

脑海中嘈杂的声音寂静了。

Ethan要回来了。

 

 

“Welcome back.”首席参谋低低的说,暗色的疲惫眼眸令Ethan感到安心。

Brandt身着单薄黑色西装的站在风雪里,鼻尖冻得红红的,头毛乱翘夹杂着雪屑显得狼狈却可爱。

我想你了。

 

这就是Ethan一打开飞机门所看到的。他差点没忍住把对方包裹进自己的大衣里,最终还是回予对方一个浅浅的笑。

我没事。

 

他记得分配任务时Brandt的样子,那表情几乎是一根浸水的绳索一点点卡住了他的脖子。可对方却连一个说话的机会都没给他便“逃走了”。Ethan没想到Brandt会特意跑一趟,毕竟以对方首席参谋的头衔,这样的行为无异于表现出与自己关系的亲密。而首席参谋此时却毫不介意,只是抢下了自己的背包,略显固执地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满意的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才终于发了话。

 

“坐我车?”

言罢也不等回答便兀自转向车子,臃肿而沉甸甸的行军袋让本就穿得单薄的他看上去轻飘飘的。

 

悬着的心落了地,此时Brandt感觉冷得要命。好在飞机一落风便小了许多,寒冷也就减缓了扩散。利落地合上后备箱,一转身终于落入了那个温暖的怀抱。

 

Ethan还是没忍住把自己的首席参谋裹进大衣里。

 

没关系的。

 

特工形状好看的下巴颏抵在Brandt的肩膀上,温热的气流和对方标志性的音色一同缠上他的左耳。

 

“Will,好凉。”

 

你也要好好的。

 

 

世界又不可思议的寂静下来。

 

Brandt只能听见Ethan的声音。



—END—


彩蛋:

1.

“嗷……”(不要怀疑!就是Ethan)

“Will,能不能别打脸……”(不要怀疑!就是Brandt打的)

“这不是怕你踮脚太累嘛……”

“……”

(感觉Ethan特别懂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2.

第二天

局长:我怎么感觉今天Brandt火气这么大啊……明明Ethan都回来了?(感觉执行个任务回来容光焕发是怎么回事?)

秘书:大概是……起床气……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