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EBrandt】He Was A Friend of Mine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注:设定Ethan在一次任务中伪装死亡,并且决定不让Brandt知道实情。

 

  那天是爷爷的葬礼。

  当妈妈走进屋子给我套上那件崭新到让人讨厌的黑外套的时候,我试图钻到床底以逃避接下来事。

  出乎意料地,妈妈没有像每次面对我的无理取闹那样发火。

“Samantha,”她只是将衣物放在我的床头,“来跟爷爷说再见。”

 

  我想念爷爷。

  或许有时他对我是过于认真严厉的,但偶尔,他会纵容小小的任性,甚至可以说是宠溺。他有着全世界最最清澈的蓝眼睛,我喜欢爷爷用他们注视着我的时候尝试在那片湛蓝色中找到自己的身影。

  可现在他们紧闭着,无论说多少次“再见”也没有任何意义。

  参加葬礼的人很多,甚至是出乎我意料地多,毕竟爷爷说他是个坐办公室的普通职员。

  可是我有些害怕。

  形形色色的人们,有着不同的生活、不同的样貌、不同的性格,却因为一个人的去世而聚集在一个地方。这让我溺水般恐惧不已。

  我不要爷爷离开、不要这些人来怀着哀伤的、震惊的、悲痛的心情来确认爷爷的死亡。

  我只想逃离。

 

 

  我逆着人群,偷偷地跑出了教堂。

  那是一个六岁的女孩第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的脆弱。

 

  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坐在教堂门前的树下了,身边坐着一位老人家。

  他看上去,哦怎么说,气色糟糕极了,肃穆的黑西装让他棱角分明的脸惨白得有些可怕,不过那个岁数的老人哪里有多少好气色。可是那双眼睛,深绿色的眼睛凝视着教堂,那是种让人无法忘却的神采。

  尽管陌生又有些吓人,没来由地,我却觉得他和屋子里那些几乎令我窒息的人不同。

 

 

“Samantha?”许是被我盯得久了,老人从放空转向了我,“你是Samantha对吧,Will……William可爱的孙女,他总是与我提起。”

  他看上去十分肯定,可我根本不记得爷爷有这样一个老朋友,像他这种访客,哪怕只来过一次也会令人印象深刻。

“那请问你是……”

“Ethan.”

  我点点头,这个名字倒是有些熟悉了,可惜对一个六岁孩童的记忆实在太勉强,“你去和爷爷说过再见了吗?”

 

“我去过了。”他看上去情绪平静得很,半晌又补了一句。

“我和他说过很多次再见。”

  我感觉得到他的难过,深不见底却不起波澜。

 

  然后他别过身去,背对着我点燃了一颗烟。

“抱歉,”Ethan满怀歉意的对我笑了笑,嘴角的弧度好看却缥缈,像是一吹便会散开,“不该在你面前抽烟的。”

 

  泪水一下涌上眼眶。

 

  我曾以为爷爷是不吸烟的,直到有一次我夜里起床小解,看到爷爷倚在窗前似乎想着些什么,烟雾让我看不清他的神情却没有遮住他眉间深深的褶皱,火红色的亮光在指尖明灭。

  看到我爷爷便立刻熄了火。

“Samantha?”爷爷慈爱却带着歉意的对我笑了,“不该在你面前抽烟的。”

 

“你们很像。”我哽咽着说。

  明明给人的印象是如此不同,可两个人的身影逐渐在我儿时贫瘠的大脑里重叠。

 

  Ethan一下子呆住了,那种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在我看来近乎悖论。

  一时间我们沉默着,只有半透明的烟雾颗粒在Ethan颤抖的指间缓缓飘升。

 

“我想我该走了,”烟熄了的时候老人有些艰难的起身,“你也快回去吧,不然家里人找不到会很着急的。”

 

  他摸摸我的脑袋,正要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想起Ethan这个名字来。

 

“有你的信,”我抓住老人粗粝而宽厚的手掌,“爷爷有写给你的信。”

  昨天妈妈收拾遗物的时候,我记得有很多没有寄出的信件,无一例外,署名都是Ethan.

 

“不会的,Samantha你一定是记错了。”他看着我,声音温柔却脆弱如风中纸鸢。

 

  然后一滴眼泪,无声的划过他的脸颊,像是无形的利刃劈开完美的面具。

 

“爷爷,你怎么哭了?”我仰着头,甚至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他。

  我从未见过老人的眼泪,我的爷爷从未在我面前流泪。这让我突然明白,与我朝夕相处的人,我未见得真正知晓。

 

  最终面具一点点复原。

  他就要离开了。

 

“He was a friend of mine.”他这样回答我。

 

 

 

 

 

  直到我长大到足够可以理解爷爷工作性质之后,我才明白很多事。

  比如,为什么葬礼之后那些信都不见了;

  比如,爷爷的遗愿上为什么要和Ethan Hunt同葬;

  又比如,为什么半年之后那些信都回来了,与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早就应该躺在坟墓里的Ethan的遗体。

  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伤痛,可惜有时是我们自己不愿愈合。

 

 

  当我长大到足以明白这些的时候,故事与主人公都已随风而逝。

  世上感人肺腑、惊心动魄的故事有很多,可是属于Ethan Hunt与William Brandt的那一个等不及读到旁人或感叹或唏嘘的观后感。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他曾是我的挚友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他曾是我的挚友

Every time I think of him

每当我想起他

I just can't keep from cryin'

我便止不住流泪

'Cause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因为他曾是我的挚友

He died on the road

他已经不在了

He died on the road

他已经不在了

I just kept on moving

我就这样继续前进

Never reaped what he could sow

收获的总不及他的付出

And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而他曾是我的挚友

I stole away and cried

我禁不住潸然泪下

I stole away and cried

我禁不住潸然泪下

'Cause I never had too much money

因为我不富裕

And I never been quite satisfied

而我也从未满足过

And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他曾是我的挚友

He never done no wrong

他没做错什么

He never done no wrong

他没做错什么

A thousand miles from home

即使离家千里

And he never harmed no woman

他没伤害过任何人

And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而他曾是我的挚友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他曾是我的挚友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他曾是我的挚友

Every time I hear his name Lord

每次我颂念他名字的时候

I just can't keep from cryin'

我便止不住流泪

'Cause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因为他曾是我的挚友

——《He was a friend of mine》

 

 

-END-

 

副:

 

To: Ethan

 

  我的心理医生坚持认为给你写信会加重病情。我想他说的对极了,毕竟坚持十年给一个死人写信在谁看来也许都不太正常。

  我还是老样子,固定不变的晨跑、做不完的工作、摄入过量的咖啡因,哦,还有不定时的小烟瘾——拜你所赐,我甚至重新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家。我从未奢求你会回来。

 

  而我要怎么才能让他理解,有时生活中没有你的踪迹就没法继续下去。

  我只需要知道,我从未失去你。

 

 

Love,

William


评论(26)

热度(46)

  1. Anja_RevayEthanBrandt小站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抹茶色烟一抹茶色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hanBrandt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