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EB]蔚海碧森

  本来在给鬼鬼写小甜饼,不小心另开了个中长篇……为啥写不知道,能写多少不知道,写多长时间不知道,总之就是啥也不造的产物……极可能是坑,慎入。


蔚海碧森(1)

 


 

  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雨水气息,Brandt的脑回路像执着的导盲犬,凭着直觉不及犹豫的引向Ethan。

 

  肯定忘了带伞。

  惯得他,Brandt想,不带伞活该被雨浇。

 

  最可恶的是害得自己也被大雨浇了个通透,可惜了那套量身定制的阿玛尼。这账要是不算在那败家的特工身上他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生机勃勃足以燎原的肝火。

 

  只可惜当下四处无人,他就是来个喷火表演都没人搭理,唯有飞湍坠落的雨滴争先恐后地拍打着玻璃,却因为隔音设计得格外的好,不仔细根本不见声,哑然间一点点按捺下躁动的心绪。

 

  玻璃上迅速扩大的水渍刺激着感官驱使着大脑自动配音。

 

  “啪、啪”

  “啪嗒……”

 

  Brandt喜欢滂沱大雨的副产物。

  空无一人的办公楼和淅沥的落雨声有助于让他的思路清晰。

  可惜那回没等清晰几分钟,空旷的办公室突兀的响起震动声——

  是从他西服里怀传出的。

 

  那是他的私人电话,里面的联系人加起来一只手都数得清。

 

  电话另一端见缝插针的传来雨声。

 

 这空隙让他心里猛的一揪,25℃标准室温的办公室俨然生出一股寒气。 

  “Ethan?”

 

  也怪不得Brandt惊慌失措,本应该在执行卧底任务的特工在雨夜里用公用电话节奏紧张地给了自己一个地址,并以一句“现在。”结束了通话。

 

  Damn you,Ethan.

  四月份的纽约时雪时雨,Brandt却像是失了心魄般在夜幕下狂奔,他尝试着打给对方可是回复他的只有冰冷的机械音。

  他的左手死死攥住与Ethan最后通过话的手机,感觉刺骨至极。

 

  一定不要有事,一定不会有事。

  这感觉不陌生,三年前在Croatia,他一辈子也忘不掉。

 

  Brandt不记得他在那场大雨中跑了多久、是怎么到达约定地点的,他几乎睁不开眼睛,雨水顺着头皮流进眼眶,一开始还有些酸涩,慢慢变得麻木。

 

  直到他带着空白的大脑和满身雨水一头撞进一个潮湿坚硬的怀抱。

 

  首席参谋终于开始感觉到冷。

  对方满身的狼狈让他连因剧烈运动而紊乱的呼吸都猛地一滞,他下意识地怀疑面前的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总是嬉皮笑脸,不按套路出牌的男人。

  于是他挣扎着脱离对方的禁锢,狠狠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和软啪啪的额发,再睁开眼睛,终于看清了Ethan那张英俊的脸上血色全无。

 

  “受伤了没有?”他听见自己内心嗓音沙哑得厉害。

  不需要思考,Brandt直截了当拉开Ethan湿漉漉的长风衣,小巷子里没有路灯,他只能迅速地用手掌掠过Ethan的上身,谢天谢地,没有感觉到异样的温热。

  可是他又闻得到Ethan身上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像是肺子里卡住了一颗小石子,不上不下地憋得他难受。

  “Ethan,发生了什么?”没由来的恼怒揉皱了他的眉头,首席参谋资料库一般的大脑中也许有一百万句脏话四处游荡,可对着这张惨白的脸他却一句也吐不出。

 

  Ethan凝视Brandt的空洞眼神终于被注入了一丝活气,苍绿色眼眸像是幽暗的森林,在街影和夜色重叠的漆黑里,猛地向他扑来。

 

  四周寂静万分,Brandt听不见雨声了,无论是脑海幻化的滴答作响的还是真切地砸在他耳畔的。

  冰凉柔软的物体狠狠地按在他的嘴唇上让他没来得及再发出一点声音就惊呆在原地,而后对方温热的气息在自己齿间流连。英俊的眉眼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

 

  Ethan吻了他。

  Brandt闭上眼睛,对方几天没打理的下巴上冒出的胡茬扎得他又痒又疼。

 

 

  舌头终于恢复自由的时候,他听得分明。

 

 

  我爱你,Ethan说。

 

 

  第二天行动组才收到报告,他们派出的两个卧底特工中有一个暴露,并且死在了队友的枪下。

 

 

  那一夜还是以他狠狠踢了Ethan一脚、把他拉回自己家洗了个热水澡并且骂骂咧咧把之前脑海中憋的一百万个骂街词汇悉数吐出作为收场。自己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没命跑,心里七上八下短短几分钟魂差点吓掉了一半,结果发现对方就只是为了看自己一眼,什么事也没有好好的站在那儿等你然后还跟你表个白。一个有卧底任务的特工怎么能如此草率大意,就算Ethan没有尾巴,怎么就能信任他还有余力注意尾随者?换了谁也会气昏头。

  或者自己是因为措手不及,才迁怒于Ethan.

 

 

  一夜未眠。

 

  凌晨他听见Ethan离开。

 

  然后开始愧疚。

 

 

  自打那以后Brandt就尽量绕着Ethan走,就算自己不小心碰了面,他也会用正常得不能更正常的表情面对Ethan旁敲侧击的暗示。

 

  他真是极少这样怕一个人,现在Ethan算一个。

 

  他们之间已经变了样,那天晚上,在那个漆黑的小巷里,他们会见了彼此的脆弱。


评论(3)

热度(38)

  1. 一抹茶色烟一抹茶色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hanBrandt小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