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茶色烟

只要能相聚,自然哪里都好。
愿共此生,不待白首。

【楼台】刻度

用节操担保这篇是白傻甜,其实是我在暗搓搓搞长篇的一个番外,两人确定关系以后的故事,设定是总裁明楼(演员明楼)/演员明台,人物家庭关系与原著相同。


为了小甜饼我也是很拼了……

欧欧西都是我的锅,尽量避免。


    刻度

 

“你要是真的爱我,就请你诚意的告诉我;你要是嫌我太容易降心相从,那我也会堆起怒容,装出倔强的神气,拒绝你的好意,好让你向我婉转求情,否则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拒绝你的。”

                                 ——《罗密欧与朱丽叶》

 

 

 

“哥,你就带我去嘛!”

 

明台第十三次可怜兮兮地发问的时候,明楼终于从两台电脑间心虚地抬起头,装作一脸无辜。

 

虽然他没什么反常,明台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大哥深吸了口气,开始了漫长的心理建设之路。

 

 

明•食物链低端•楼尝试对明台采取无视政策,却实在受不了小家伙用可以算得上讨好的口吻对他说话。多年的朝夕相处让他对明台了如指掌,同样,外人眼里深不可测的明长官,明台想参透他的想法也并不难。

这次来意大利,明楼本来就只是要谈一单生意,然后赶回国陪新剧杀青的明台,便刻意吩咐阿诚把三天行程安排得紧凑。

 

谁知道在对明台的事情上,仿佛拥有“预言家”光环的明楼屡屡失算。

小家伙赶了赶戏份,提前了两天完成拍摄,听说大哥还在出差,抬腿就跟着跑到了威尼斯。

 

也出道好几年了,怎么就不知道低调点呢?明楼觉得头痛病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尤其是想到回国就要面对铺天盖地的八卦新闻和王天风青铁的脸。

 

他只能祈祷一下大姐最近不看报纸……

 

 

现在小少爷没精打采的跟他大眼对小眼,让明楼心里更有些过意不去了。

 

两个人平常都没什么闲空,好不容易凑到一块儿结果赶来赶去这点时间又意外“撞车”,他自然是该开会开会、该签单子签单子,忙得不亦乐乎,可是到意大利这两天明台也只能窝在酒店睡觉,要不就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压压马路。好在国外没有如影随形的粉丝和记者,否则非把小家伙圈出毛病来。

 

这不,总算要忙完了,原计划明天早上就能回家。

 

机票都订好了,小少爷却突然变卦了。

 

他想和明楼一起去维罗拉看看。

 

 

小城离威尼斯到是不远,也就两三个小时的车程,但回家就要延后了。

这意味着大姐也会知道明台没回家就跑到他这来了。

 

想到这,明楼觉得自己应该多吃点,经打……

 

 

“好,好都依你。”

他对明台的软磨硬泡一向没有抗拒力,又觉得自己实在不是称职的爱人,既不浪漫又没时间。心中总归是欠疚的,明楼不希望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总像是明台在讨好。

 

他已经让明台等了太久了。

 

 

***

 

这座心形小城,便是莎士比亚笔下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乡,全世界无数男女向往的爱情圣地。可惜明楼却是少数不喜欢这个故事的人之一,原因也简单,这是个爱情悲剧。不过此时他看着明台兴奋地尾巴恨不得翘上天的劲头,似乎也被感染了。

反正对现在的他来说,明台的快乐就是他的快乐。从决定和他的小少爷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定,自己要给明台最好的一切。

 

其实全世界的景致明台也基本看了个遍,维罗拉确实很美,却还不足以让他觉得目酣神醉。

 

不同的是,他是与明楼一同来的。

 

 

商业旅游区自然少不了小商店。街道很窄,两侧古老的建筑间距太近,一路上采光效果差强人意。明台拉着明楼穿梭在游人如织的一道道满是阴影的小巷,看见些新鲜的玩意就迈不开腿,心情大好,几圈逛下来收获颇丰。

明楼作为一条被殃及的池鱼,被明台送了一条绣着两人名字的围裙……

 

用途不明的物品,明大少爷嘴上说要拒收,动作却诚实而麻利。

 

 

两个人七拐八拐的走进了临街的一个大拱门,不大的院落里几乎塞满了游客。若不是院中央的一尊铜像,明台还真没认出这不起眼的古老院落楼房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地,朱丽叶故居。

 

明台抬眼望去,右边第三层楼上那个暗暗的阳台就是书中两人约会的地方,此时有几对情侣正在接吻,完全无视了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据说几乎整个西欧的人都相信,只要一对情侣能在罗密欧和朱丽叶的阳台拥吻,便能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小傻瓜。

 

明楼听了差点笑出来,抬手刮了刮明台翘挺的鼻梁,说:那都是意大利人编出来招揽游客的,你也信。

 

他知道明台是想实践一下这个充满不合理的“浪漫”传说,可明台的身份实在不方便。虽然这是在意大利,可身边的中国游客也不少。明台的事业还不稳定,不是对外界公开的合适时候,万一哪个眼尖手欠的发到网上就麻烦了。

 

再说,他也实在不相信什么能天长地久的庇佑,明楼看着明台有些泄气的样子,不由自主的反手紧紧攥住弟弟的手,默默把委委屈屈的小家伙圈在怀里。

 

明楼想,好像每一次和明台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生命线都被划上了深深的刻痕。

 

每一刻都是永恒。

 

 

于是两个人也没有去爬那个简陋又闻名的阳台,省了两张门票钱。

 

 

***

 

“该回去了吗?”明台问,反正他们的行李都在车里,时间还很充裕。

一路上都是他拉着明楼走在前面,明台一直觉得自己方向感还算不错,没想到被人潮一涌,尽管这会儿人倒是没那么多了可,挤来挤去早就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便自然而然的向明楼发出求助的眼神。

 

“走吧。”明楼看了看表,对着明台笑得宠溺。

 

窄窄的街上已经没那么拥挤,明楼却生怕他走丢了一样,依旧攥着明台的手。

 

有明楼在引路,明台也就放心不加思考的跟着走,几个路口转下来,更觉得晕头转向了。

回过神的时候,他们又回到了古老的院落里。

 

故居的接待厅里,门票刚刚停售,人群也基本散去,变得安静得有些空荡荡的院子似乎也没有刚刚看上去那样小了。

 

然后明长官带着明影星,双双当了一回逃票的小毛贼。

 

 

 

“哥,”明台压低嗓子对明楼喊,像是怀里揣了一只小兔子,生怕明长官被人发现做了贼,赶紧喜笑颜开地把手机递给大哥,“快!我们拍两张照片吧。”

 

天色有些暗了,明楼长臂一展将明台搂在怀里,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将两个人框进屏幕里。两人站在破旧的阳台上,夕阳西斜,映得明台脸上仿佛会发光。

 

是明楼一辈子看过最美的景色。

 

 

 

 

 

 

 

“明台。”明楼突然喊他。

 

“啊?”

 

明楼探过头,稳稳地捉住明台略有些错愕的嘴唇,带着温和的力度毫不犹豫地吻下去。

 

 

 

 

“咔嚓。”

 

 

-END-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