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戒烟糖

我终于是你的豆腐乳了。

【朗锐】食野之苹(3)

团孟拉郎 袁朗(士兵突击)/杨锐(红海行动)

斜线不代表攻受,后期可能互,慎入

欧欧西,慎入

慢更、全靠鸡血支撑,不知道啥时候过劲儿

这章就当龙龙生贺。

祝老段生日快乐 拿影帝拿到手软!


设定:

袁朗成为A大队中队长之前一两年;

杨锐被选入A大队受训。

从双队长还不是队长的时候写起。


3.

 

杨锐自认是个还算稳重的人,说得少、做得多算是人生准则。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不良嗜好,除了小时候背着爹妈跟小伙伴上树掏鸟蛋,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儿。

 

而袁朗的出现简直就是上天在告诉他,自己的内心戏还可以更多。

这只狼的大尾巴简直就是长在了杨锐的槽点上,成功逼迫他开启了自己的新技能点。每次看这烂人自以为是、笑里藏刀的损样儿,杨锐真想像他刚刚晕过去的十几分钟里梦见那样,狠狠踹他屁股,看他那张不停坏笑的脸露出点其他表情。

 

梦做得太投入、得意过头了,一睁眼睛,袁朗一张黑脸完全霸占了他的视野,吓得他差点大喊一声卧槽。

这国骂没出来,杨锐喉头一甜,到先咳出一口血沫来。

他忙着往外吐嘴里残存的铁锈味,自然不会注意到袁朗浑身紧绷的肌肉刷的放松下来。

 

“不用紧张,就是剧烈运动造成毛细血管破裂,咳出来就好了,”袁朗笑眯眯的、伸手轻拍两下杨锐灰扑扑的脸:“多吃点蔬菜啊。”

 

真是人至贱则无敌,杨锐腾地蹦起来,一边按着胀痛的太阳穴一边赶快入列归队,心想不要脸不会也是死老A的训练项目之一吧,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自从到了这个鬼地方,杨锐这骂街的词汇量蹭蹭地上涨。要是让徐宏知道,说不定要扛着炸药包找袁朗火拼——死老A到底对他们全团的素质标兵做了什么!我的天他文质彬彬的队长连脏字都会说了!

 

 

之前那些躺上救护车的队员也终于晃晃荡荡地跑完了被落下的路程,一个个面如菜色的站回自己的位置。

四十个人,一个不少,全部归队。

 

袁朗脸上挂着个墨镜,看不出什么情绪。

但杨锐猜,没挖苦讽刺,大概算是满意了。

 

“知道我们来做什么吗?”袁朗一本正经问。

 

“报告!完成要求的训练!”下面的人一本正经答。

 

袁朗对这个答案不置可否,在杨锐腹诽这厮又起什么幺蛾子的时候,懒洋洋地转身对着微微发亮的东方张开双臂,众目睽睽之下十分舒展地伸了个懒腰。

 

“我们是来迎接太阳。”袁朗扬起下巴指两下天际浮起的那片鱼肚白,爽朗地咧起嘴角。

 

 

看着袁朗如沐春风一脸沉醉,只有杨锐没控制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这大尾巴狼一会儿妖孽一会儿文艺、时而严肃时而癫狂,就是话本上也得一个扮白脸一个扮红脸吧,这老哥儿一人儿全包了!就这情感投入能力,让他觉得这位爷来当兵实在屈才。文工团要是跟A大队搞联谊,他杨锐第一个实名推荐袁朗搞场个人秀。

 

“恭喜你们,成功完成了第一星期的训练。”袁朗回过头,变脸似的又切回了他的魔鬼教官模式:“你们的表现让我很满意。”

 

“报告!”又是齐桓,他大概看着袁朗这张脸就来气。

 

“讲!”

 

“我们的表现不是为了让你满意!”齐桓全然不掩饰声音里的怒气。

齐桓是个好兵,这是杨锐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就确信的。他的傲气不光来自天分,更是努力,他清醒地知道作为军人,有些东西是一定要坚守的。

所以杨锐愿意在齐桓头脑不冷静冲动的时候及时拉住他,尽管会付出一些代价。

 

“好!”袁朗轻描淡写:“说得好。”

 

他毫不在意齐桓语气里的敌意和不满,接着说下去:“我只是希望你们明白,如果不能学会享受这样的生活、适应这样的训练节奏,你们就可以选择提前退出了,不要浪费彼此的精力。”

 

袁朗的声音很轻,轻到在这山顶似乎随时能被冷冽的晨风吹散,却一下子狠狠敲动了所有人的心。

 

鸦雀无声,每个人大概都在思量,自己能行吗?

 

“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待在这儿的,希望你们每个人,都有让我留下你们的理由。”

丢下这么一句话,袁朗不再与他们大眼瞪小眼,终于甩下他们,一头钻进了越野吉普的副驾驶。

 

直到那车子开出好远,队伍里才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后面上来了两辆卡车,是来接他们回去的。算袁朗有良心,他们不用再支着两条木嘎哒腿儿跑下山了,杨锐想,却不会有人因此而松下这口气的。他们现在就是一群被袁朗困在玻璃瓶里的无头苍蝇,一次次以头破血流的代价找寻着正确的出口。

 

袁朗将他们打倒,是为了让他们更快地站起来;要他们绝望,是为了让他们心怀希望。

像个悖论,道是无晴却有晴。

单是这份心思,就足以让杨锐折服。

 

真是个妖孽啊。

 

 

杨锐揪起汗涔涔的衣前襟抹了把脸,刚刚倒在地上蹭了他半脸泥,要放在以前能让杨锐这个轻微洁癖发狂。

拜袁朗所赐,现在他已在不经意间学会怎么跟接二连三的“不顺”打交道了。

 

袁朗啊,杨锐心里突然蹦跶出一个想法,这一个绊子又一个绊子的给我们这群人精下,得死多少脑细胞啊……

就算这是个妖孽,累不累啊。

 

这就是鬼中鬼、人上人,杨锐飞速地思考,是我想要做的吗?

他杨锐活过的二十好几年,好像从没想到要去争什么。

成绩优异是不想拖队伍后腿、演习中带领小组生还是不想看着自己的队友牺牲,结果也不知是哪路神仙把他这个混不吝的家伙给搂进了老A。

他还真没想过要去体会高处不胜寒。

 

 

还是……只是想与某个人比肩。

 

他想看看他的世界。

 

杨锐转过身,向着袁朗用下巴尖刚刚指过的方向,抬起头,魔怔般展开他酸楚发颤的双臂。

 

茫茫的天际弥散着一层缥缈的白雾,底下灰绿色的重峦叠嶂若隐若现。

静谧绿意尽头,泛白的日光终于隐约露出金黄。

 

真他妈美,杨锐深吸了一口雨后泥土儿味的空气,真的感觉浑身都对路子了。

 

 

那大尾巴狼说得对。

他们就是来迎接太阳的。



-tbc-


杨锐:所以到底是哪路神仙这么不开眼看上小爷了啊?

袁朗:眼光这么好,除了本人还能是谁啊?



来吧来吧,杨队赶快跟袁大狼走上不归路吧!


这回真没了,没肝可爆了。

考试作业都结束再见了朋友们。



评论(13)

热度(55)